-

葉凡看了一眼蕭瑟,說道:

“你怕啥,蕭老可是破凡境,強得很,咱們隻要跟緊他就能出去。”

祝思涵的目光再次掃視,還是有些擔憂。

破凡境雖強,但敵人太多了。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真打起來,恐怕蕭老也無法顧及自己吧。

他們已經聊了很多。

突然真弓綾子讓蕭瑟上擂台,說指導東瀛國武者一下。

“我不是來跟你們打擂的,也不是來跟你們論道的,你說完了,是不是該說我的事了?”蕭瑟有些不耐煩。

真弓綾子卻始終麵帶職業微笑,道:“你們華夏人都是這麼急性子的嗎?華夏自稱是武者的起源地之一,難道為我們東瀛國武者展示一下的麵子都不給嗎?”

“華夏是禮儀之邦,你給我們展示一下,我們自然也會給你麵子,蕭瑟君,你覺得呢?”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蕭瑟想要談,就得上擂台打幾場。

葉凡插嘴,道:“這位武者,我們蕭瑟前輩可是破凡境,你們上擂台的人都是宗師境以下,拳腳無眼,萬一傷及無辜就不好了。”

蕭瑟聽到葉凡這麼一說,會心一笑,道:

“確實,我上去了,顯得我恃強淩弱,我華夏也算是禮儀之邦,如果不是平級,我認為不妥。”

真弓綾子很無所謂的說道:“蕭瑟君,這位小兄弟,你們的擔心是多餘的,自從他們踏上武道這條路起,他們就知道生死常伴身邊,戰死也是正常死亡,再說了,蕭瑟君可是破凡境,自然不會對這些弱小的武者下死手,我相信蕭瑟君有這樣的良心。”

蕭瑟還想說什麼拒絕,葉凡搶話了,道:

“蕭瑟前輩,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那你就上去吧,拳腳無眼,出拳要注意分寸……”

分寸二字,葉凡加重了音。

蕭瑟嘴角一揚,馬上心領神會,站起來,道:

“既然真弓綾子你這麼強烈要求,那我就上去玩玩!”蕭瑟上擂台,無形中有一股大勢蔓延整個擂台。

台下的東瀛國武者們都小聲嘀咕,他們都看不透蕭瑟的修為,自然是知道蕭瑟的修為在他們之上。

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接受挑戰。

蕭瑟頗有幾分無奈,看向真弓綾子,表示你們這人不敢上來。

真弓綾子的目光看向台下的弟子們,變得淩厲起來,直接點名:

“文裡大智,你上去領教一下華夏武者的戰力!”

被點名的武者顯然有些不樂意,有些害怕,但不敢違抗,硬著頭皮上去,眼神中早已充滿了膽怯。

站在蕭瑟的對麵,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抱拳、鞠躬、自報家門,態度很謙虛,像是真的請教一樣。

手裡拿著一把刀,刀芒閃閃,直接一揮斬,絲毫不留情,刀芒霸道怒斬過去。

蕭瑟站在原地,徒手接住他的刀刃。

一臉輕鬆,絲毫冇有任何的情緒變化,對方也抽不回長刀。

文裡大智索性捨棄長刀,揮拳打去。

蕭瑟完全不放在眼裡,直接一腳踢飛。

發出一聲慘叫,重重的砸在擂台之外。

勝負已分!

這種碾壓式、毫無懸唸的比武,根本看不透蕭瑟的任何招式和實力。

真弓綾子再次點名。

又一位武者上台。

“等會兒!”

葉凡突然喊話,引來眾人側目,道:

“蕭瑟前輩已經是恃強淩弱了,一對一的比武,對於東瀛國的武者不公平,不如多上幾個,蕭瑟前輩,你覺得呢?”

蕭瑟看了一眼真弓綾子,道:“我要打十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