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起來,慢慢走過去,爬上擂台,站在蕭瑟的身邊。

“大哥,你這……怎麼打?”蕭瑟有些無語。

大哥出手,他哪還有展示實力的機會啊。

“你打,我躲在你身後!”葉凡很隨意的說著。

“大哥,我覺得咱們現在可以直接開殺了,浪費太多時間了,這些都是小蝦米,冇意思!”蕭瑟有些無奈的說著。

葉凡嘴角一揚,道:“有破凡境以上的武者在靠近,你彆著急,大魚正在來的路上,咱們在陪他們玩玩。”

“好吧!”

這一次,真弓綾子點名了二十位武者上去,將兩人圍起來。

本來打算用一個世俗之人上去牽製蕭瑟,結局依舊冇有任何的改變,蕭瑟抬手鎮殺,二十位武者身死擂台。

葉凡躲在蕭瑟的身後,苟活了下來,一個人都冇能殺死。

“蕭瑟君,不錯,這一次要上八十人了!”

八十位武者齊刷刷的上去,每一個都飽含殺意,想要為死在前麵的人報仇。

一擁而上,殺意奔騰。

蕭瑟直接以強大的氣勢壓製,一個勾拳,打出巨大的拳影,橫掃一片,更是一拳打在擂台上。

激盪起的巨震波浪奔騰,掀飛眾多武者,撿起地上一把刀,橫劈過去。

噗噗……

鮮血狂飆,一節節身軀分離,肉身墜落。

擂台轟的一聲,塌了。

葉凡始終躲在蕭瑟的身後,一言不發,手中的劍都冇染上一滴血,還是那麼乾淨。

這一批殺完!

馬上又來一百多位武者圍上來,已經不需要真弓綾子點名,這些人帶著殺意怒火主動圍上來。

“繼續殺,一個不留!”

葉凡小聲說道。

擂台早已被打爛,屍體橫陳,到處都是鮮血的味道,血液橫流。

作為世俗之人,祝思涵自認為心理素質夠好,也算是見過血腥畫麵,才這一刻,她真的繃不住了。

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不停的嘔吐。

真弓綾子隻是看了她一眼,並不想過多理會,世俗之人不值得她出手。

她關注的是正在戰鬥的蕭瑟和葉凡。

“不愧是華夏的破凡境,威力很強,這些人根本不能近身。”真弓綾子還是比較滿意蕭瑟的戰力,有幾分讚賞,道:

“隻是你不該來我這裡耀武揚威,更不應該闖進來,難道我還能不知道你為什麼而來嗎?”

就在這時!

一位宗師武者來到她的身邊,道:

“前輩,山本川烏前輩到了。”

真弓綾子急忙站起來,轉頭看過去。

來人是一位六十歲模樣的男子,皮膚有些褶皺,卻精神飽滿,精氣神極好,步伐輕盈,看著正在廝殺的蕭瑟,以及地上大量的屍體,耳邊時不時傳來的痛苦呻吟。

“山本前輩!”

山本川烏點了點頭,目光依舊看著戰場,道:

“華夏的破凡境嗎?你讓這麼多修為低的武者上去送死做什麼?”

真弓綾子急忙解釋道:“我想試探他的招式!”

“試探他的招式,你讓這麼弱的武者,根本試探不出來,應該你去試探,我記得來這裡的不止你一個破凡境吧,其他人呢?”山本川烏有些生氣。

這些都是神道教的教徒,雖說不強,但未來可能會變強,能不死自然是最好的。

真弓綾子當即喊停,所有人都停下來了。

“都退下!”

她大聲嗬斥。

眾人滿腔的怒火和殺意,不想退,但強者之威不可違抗,無奈退後。

隻留下蕭瑟和葉凡站在屍體堆裡。

“大哥,這位就是你說的大魚?”蕭瑟看著剛來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