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瑟抬劍,指著他們這夥人,道:

“既然你們不願意承認,那我們就走武道的規矩,以武力定勝負,誰贏了聽誰的,我若贏了,以後你們見到華夏人都得退避三舍,你們贏了,我任你們處置。”

真弓綾子擺了擺手,道:

“你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我神道教下麵的一個隱秘之地,不會被神道教以外的人踏足,你們三人在踏入此地的那一刻起,你們就註定是死人了。”

“蕭瑟君,你是一個破凡境巔峰,我們可能留不住你,所以我請來了入聖境前輩山本川烏,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被山本川烏前輩殺死,你們三人都得死,第二,把你身上的所有華夏武學交出來,並且成為我的奴隸,加入神道教、加入遠征軍,從今往後效忠我東瀛國。”

蕭瑟冇有意外,冇有憤怒,道:

“狗子的內心始終是鬼子,看來生死之戰是避免不了了。”

目光看向山本川烏,冷漠道:“東瀛國的入聖境是吧?那就來吧,讓我看看東瀛國的入聖境有多強,和我華夏的有什麼區彆。”東瀛國上前武者將葉凡和蕭瑟圍起來,這兩人在他們心中已經是必死無疑的屍體。

蕭瑟想要對戰東瀛國入聖境山本川烏,奈何他並不打算第一時間出手,而是讓其他破凡境武者上去試探。

當真弓綾子第一個衝上來,取出一把利劍,劍芒淩厲,劈開虛空,直指蕭瑟的腦門過來。

蕭瑟絲毫不慌,道:“大哥,你看……”

“退後,你隻需要對付那個入聖境,其餘人都交給我吧!”葉凡上前一步,手持須佐劍。

劍光耀眼,劍氣縱橫,劍芒逐漸變得淩厲起來。

看著來勢洶洶的真弓綾子。

“蕭瑟君,這就是你華夏武者的風範嗎?”殺過來的真弓綾子滿臉不屑和鄙視,盯著她們兩人,道:

“讓一個世俗之人擋在你的麵前,有失武者之名!”

“既然你有這樣的臉皮,那我就先殺了他,再殺你……怎麼回事,這劍氣……”

真弓綾子有些愣住了。

他感應到了須佐劍散發出來的劍氣,她最熟悉不過來。

一個世俗之人怎麼可能驅動劍氣,頂多是戾氣,可此刻,她真真確確的感受到了劍氣的存在。

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彷彿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氣勢。

“不可能的,應該是剛剛踏入武道的暗勁武者……啊……你……”

噗!

就在她想要自我安慰時。

眼前有東西一晃而過,速度極快,她根本看不清。

當她看清楚時,須佐劍已經刺穿她的心臟,而她還冇反應過來。

感受著呼吸的困難,心臟飆出大量鮮血。

她醒悟了!

也遲了!

一切都來不及,冇想到自己會死在這麼不起眼的世俗之人手中。

“你……你不是世俗之人?”

她臨死前,想確認這一點。

葉凡伸手,將她手中的劍拿過來,說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世俗之人,一直都是你自以為是而已。”

話畢,劍往上一提。

鎖骨直接被切斷,整個人直接懵了,失去意識,躺在地上。

“真弓綾子醬……”

“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破凡境的前輩,就這麼死了?”

“……”

在大多數人眼中,破凡境乃是無上之境。

就這樣死在一個不知修為,籍籍無名的人眼中,簡直驚掉下巴。

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現實。

“給我殺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