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餘破凡境徹底怒了。

同時殺上來,揮動手中的兵刃,斬出致命的殺芒,直奔葉凡而來,更多的修為較低的武者殺過來。

連入聖境的山本川烏也殺過來。

“入聖境武者,你的對手是我!”

蕭瑟提劍,劍氣縱橫而出,奔襲向山本川烏,直搗而去。

浩浩蕩蕩的數千人。

本以為會造成一定的傷害。

突然瘋狂衝上去的人彷彿遭遇到了天譴,承受到了不可承受的重重,無形中有一股莫大的壓力壓得他們喘不過起來。

砰砰砰……

一個個宗師境、罡勁境、丹勁境等等武者紛紛跪下、或者直接倒地不起,滿臉蒼白,滿意置信的想要反抗。

“怎麼回事?”

“這恐怖的壓迫力……”

“是誰?難道是那位破凡境?”

“不是破凡境,連破凡境的前輩都不能上前半步,跪在地上了……”

所有在場的東瀛國武者,除了入聖境的山本川烏之外,其餘人都跪倒在地,或者癱瘓在地,還時不時的傳來骨頭斷裂的劈啪聲響。

血液從痛苦呻吟的人身上流出,一個個都麵目猙獰,痛苦不堪。

卻不知道壓迫感的來源在何方。

“難道是他?”

終於有人懷疑到葉凡身上。

“不能吧?這人看起來完全冇有武者氣息……”

葉凡很淡定,看著眼前無數痛苦呻吟的人,毫無憐憫之心,他的心中永遠不會忘記。

為了支援天照宗,東瀛國可是調出十萬武者踏入華夏,眼前不過區區千人,連利息都不夠。

抬手,舉劍!

無儘劍氣縱橫八方,劍氣掠過,切割無數人的經脈,掠奪他們的生命,血花宛若鮮紅的花朵般綻放。

山本川烏猛然轉頭看向葉凡,道:

“你……你是入聖境之上?”

臉色大變,有些難以置信,畢竟那人看起來太年輕,太普通。

一道劍芒從旁邊襲來。

“你的對手是我,彆分神了!”

蕭瑟已經殺到他眼前。

葉凡並冇有理會他,手中利劍一揮,一道淩厲的劍芒縱橫而出,劍芒所過,地表裂縫,不斷巨震,鴻溝不斷延伸向遠方,劈開了廟宇後麵的那一座大山。

大山前的巨大佛像也被劈成兩半,大山轟然倒塌,整個廟宇被劈成兩半。

外麵的人都注意到了。

之前在外麵的人都被震飛。

滿臉驚駭,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

“難道真的打起來了?”

這些人很大一部分都是世俗之人,被震飛還想看,看著眼前的鴻溝還有劍氣殘留,內心極為震撼。

“不愧是破凡境的前輩,強大得一塌糊塗,那幾個華夏人恐怕已經化成灰了吧!”

“那是必須的,你們肯定不知道吧!後麵進去的那個老頭是比破凡境還要強的入聖境,讓出手,那就是驚天地泣鬼神,區區華夏破凡境而已,隨手便可鎮殺!”

“……”

這些人都充滿驕傲。

那些強大的武者都是東瀛國的驕傲,他們興奮不已。

甚至有人想要深入進去看看。

被武者警告,隻能在此遠遠駐足觀望。

冇多久!

裡麵有人出來了。

走出來兩道人影。

蕭瑟手持斷水劍,走在稍前一點開路,遇到武者抬劍鎮殺,葉凡公主抱祝思涵,跟在後麵。

兩人一步一步走下來。

“什麼?這……華夏人還冇死……啊……”

話音未落!

一道淩厲的劍芒飛來,瞬間而至。

噗噗噗……

劍芒掠過武者的脖子,精準割喉。

世俗之人分毫未傷,但他們已經有好幾個嚇尿褲子,動也不敢動,大氣不敢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