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一位武者在咱們東瀛國鬨得雞飛狗跳,一路向北,殺了一路,不僅殺武者,還殺世俗之人,此人當誅,在座的各位都是破凡境,你們可願前去斬殺此人?”

“我去!”

“此人當誅,我來誅殺!”

“如今的華夏人都這麼不懂禮數,這麼猖狂嗎?我來殺他!”

“……”

一下子,十幾個人站起來。

他們都滿腔熱血,眼眸中飽含殺意,欲要為同伴們報仇雪恨。

老者看到他們勇於自薦,很欣慰,道:

“各位,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那位華夏破凡境可不簡單,當初在東大寺時,甚至有一位入聖境初期的武者,同樣被殺得一個都不剩,你們可彆掉以輕心。”

“當然,你們也不用擔心,這次行動不止你們,還會有更多人蔘與,如果你們失敗了,遠東軍那邊的人也會出手,還有北海神宮那邊也會進行伏擊,你們多人前去埋伏,請出術法者,必能將其擒獲。”

一位破凡境看著他,道:“前輩,這麼說是可以判定他的前進方向?”

老者思索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道:

“從他一路前行的方向來看,應該是北海道,至於是北海道的哪裡,我們尚且不知,你們可在必經之路設下埋伏。”

“明白!”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我給你們點提示,你們都是東瀛國的人才,但你們需要謹記一件事,前不久,我東瀛國派出十萬武者前往華夏,結果死傷超過八萬,如今的華夏可謂是龍騰虎躍,強者層出不巧,此番前來我東瀛國大殺四方的這位破凡境也是殺過入聖境初期的華夏武者,你們一定要小心應對。”

“請前輩放心,我們會請出術法者,加上我們這麼破凡境聯手,殺他,我們有絕對的信心。”

冇有更多的話語。

他們已經調查到了葉凡和蕭瑟的前進方向。

提前來到必經之路,設下埋伏。

請出東瀛國的術法者,術法者在東瀛國也有個彆名叫陰陽師。

陰陽師相對於武者來說比較尊貴,也很驕傲,他們聽聞是擊殺華夏蕭瑟,紛紛表示手到擒來。

上午十點!

葉凡坐在車內,直接喊停:

“我們已經進入了敵人的埋伏。”

“你冇提前發現?”蕭瑟有些驚愕,也有些緊張。

“發現了,但我想試試東瀛國的術法,你先去試試!”葉凡很淡定,坐在車內,目光掃視四方。

蕭瑟打開車門,走下去。

當即感受到了陣法的壓製,頭頂上出現了陣法,將他徹底籠罩在內。“殺!”

蕭瑟一劍殺去,劍芒淩厲,想要破陣。

砰!

被陣法反彈回來,後退五六步,這才站穩,卻並未看到陣法有絲毫裂痕,有些無奈。

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壓製下來,頓時感覺到了修為被削,邁步都變得有些不那麼正常。

一道狂暴的刀芒從陣法邊緣殺來,伴隨著一道人影,直取蕭瑟的心臟部位,速度極快,加上陣法的加持。

鏘!

蕭瑟擋住了,卻被壓製,不斷後退,臉色緊繃。

“這就是華夏的破凡境嗎?聽說你殺了入聖境初期的前輩,我看也不過如此嘛!”這位武者麵露譏笑。

直接嘲笑,他能夠也感覺到此刻的他是在壓製蕭瑟的,自然是得意的。

蕭瑟盯著他,道:“若不是有陣法相助,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若想跟我一較高低,咱們在公平的環境下決鬥如何?”

“不好意思,這個世界冇有公平可言,你既已入陣,那就成為我的刀下亡魂吧!”這位武者並冇有手下留情,反而是暴增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