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中長刀爆發出一道刀芒,怒斬過來,揮斬前方。

噗!

蕭瑟終於撐不住,猛然彈飛,嘴裡吐血。

重重的砸在地上。

想要掙紮起來,卻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襲來。

一道劍芒從身旁襲來,直逼脖子。

快速打滾,再來個鯉魚打挺,站起來,而敵人的劍芒已經殺到眼前,他擋住,接連後退,臉色緊繃,有些蒼白。

“還挺頑強的華夏武者!”持劍的武者露出冷笑,爆發出更強的劍勢。

其他幾個方向又有人殺來。

都是破凡境的武者,都得到了陣法的加持,都以淩厲的殺勢奔襲而來,就是要殺了蕭瑟。

蕭瑟根本無暇應對來自各方的武者,他被陣法壓製了修為,本就落在下風,又要麵臨這麼多人的夾擊。

他很難受!

但他冇有跟葉凡求助,他要拚命爆發。

雙眼泛紅,一股蓬勃之力在體內丹田增生,彷彿一團巨火熊熊燃燒,一股力量似乎爆發出來。

嘭!

一聲巨響,來自丹田。

衝出體外,這股力量如同驚濤駭浪,朝著四周擴散,不斷奔騰,直接掀飛了壓在身上的多位破凡境武者。

他感覺到了!

“什麼?他……突破了?”

“居然踏上入聖境了?這……冇想到我們居然成就了他……趁他境界不穩,取他性命!”

“藉助我們的力量,成就入聖境,簡直可惡,趕緊出來,彆看戲了,一旦被他活著離開,咱們可就遭殃了。”

“……”

這些人震撼不已。

同時也很氣憤,萬萬冇想到蕭瑟會在戰鬥中突破。

連蕭瑟都冇想到,隻是此刻的他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正要爆體而出,感受到了天地間更加深層次的關聯。

天地之力輕而易舉進入體內,為己所用,甚至還有少量化作真氣,注入手中斷水劍,劍意更勉強。

“這就是入聖境嗎?”

陣法對他的削弱已經在減小。

目光掃視敵人,比之前更多,但他更有信心了。

“殺!”

這一次,他主動出擊。

而坐在車內的葉凡抬起的手,輕輕放下。

他關注著戰鬥的一舉一動,自然是不會讓蕭瑟死,本來想要出手,冇想到蕭瑟突破了。

就算不能斬殺對手,也能再撐一會兒。

繼續看戲!

隻見蕭瑟變得比之前輕鬆了不少,而來自陣法的壓製力也增強了許多,甚至連汽車都被無辜牽連。

車子被壓扁了,車胎爆了。

葉凡急忙下車,站在一旁看戲。

而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

“他……為什麼一點都不受到陣法的影響,難道他天生對陣法免疫嗎?”

“不可能的,陣法是我們東瀛國的陰陽師控製,有針對性的壓製敵人,他雖然身上冇有武者氣息,但也是敵人。”

“估計是忙著殺那位,顧不上這位吧,我來解決他!”

一位化勁武者朝著葉凡這邊殺過來,揮動著手中長刀,刀影綽綽,一副斬殺所有的大勢。

殊不知,在葉凡眼中,這種級彆的武者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腳下輕輕一踢,地上的一塊碎石子飛過去,穿過他的刀勢,擊穿他的眉心,一個小小的血窟出現。

他瞪大雙眼,倒下了。

他甚至看不清石子的路線。

也有人關注到這裡,隻看到夥伴的眉心突然出現一個血窟,不知緣由,覺得有點怪。

“這人……難道深藏不露?”

兩人殺上去。

葉凡如法炮製,兩塊碎石子直接飛去,依舊是眉心。

兩人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