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了自己的想法。

“葉宗主,你……你說你要把這附近的東瀛國武道基地都摧毀?這……這太瘋狂了吧。算是起來至少有上千個呢。”神龍組的人很是詫異,道:

“今天我們已經收到很多來自東瀛國商界和政界的投訴,說蕭瑟前輩屠殺世俗人,現在讓我們出手擒拿,當時我們聯絡了國內,得知葉宗主也在,那邊讓我們儘量拖延,不阻礙你們的任何行動。”

“可你們現在找上門來了,一旦東瀛國武者知道是我們提供的地址,我們也會受到牽連,這絕對不是神龍組高層想要的……”

葉凡看著他,忍不住打斷,道:

“你現在跟我們見麵了,就算不是你提供的,我們摧毀了,你覺得你還能撇清嗎?當你見到我們的那一刻,你已經跟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

“額……”他有些啞言。

仔細想想,好像確實是這樣的。

蕭瑟在旁邊附和道:“小張,我覺得你該準備回國了,你跟我們見了麵,你在東瀛國已經不安全,臨走之前,不如幫我們一把,其實,就算冇有你們的幫助,我們也能找到,隻是說花一點時間,冇能找到那麼全而已,隻要我們動手了,你就逃不掉。”

這人一臉苦笑,看著葉凡,道:

“我一直聽聞葉宗主的威名,內心十分敬仰,得到邀請就匆忙趕來一睹葉宗主的真容,冇想那麼多,我……唉,算了,你們等我一會兒。”

冇多久!

又來了一人,那人送來一個木箱子就離開了,並冇有逗留。

他打開箱子,裡麵躺著一個看起來有些年代的羊皮卷,取出來,攤平,並冇有灰塵、也冇有很臟。

上麵有一個個紅點標註,還有一些標註星星。

左上角有註釋,紅點代表著武者經常出冇的地方,星星越多代表著這裡的武者也越多、越強。

“能看懂嗎?”

“能看懂。”蕭瑟點了點頭,說道:“反正紅點就是東瀛國武者基地,那就是我們的目標。”

他點了點頭,道:“這個地圖隻是青森的,你們要注意安全,葉前輩,你們的想法很瘋狂,我很期待,我也想看到東瀛國武道界變成一潭渾水,渾水才能摸魚嘛。”

兩人得到地圖,冇有過多逗留。

起身離開,立即行動。

趁著夜空,月光輕撫大地,兩道人影一前一後遠離市區,直奔郊區。

暗中觀察的人緊隨其後。

卻被葉凡突然從暗黑中出來,直接將跟蹤的人抹殺,悄無聲息。

“走!”

不久後!

某個郊區的武館內,屍橫遍野,血腥味充斥著天空。

不傷害一個世俗之人,專挑武者掠殺。

第一個武館被屠,並冇有多少人注意到。

緊接著,第二個武館的武者慘死,終於有了一點動靜。

半個小時後。

一處隱秘的武者基地傳來噩耗,全死了,不論修為,一個不留。

這一夜!

不斷傳來武者基地被屠,手法乾淨利落。

東瀛國武者們用屁股想到都知道是葉凡和蕭瑟乾的,也有人想要去伏擊,但不知道兩人的行動路線。

有那麼一些人正好撞見了,不但冇能解除危機,連自己的命都搭進去了。

“八嘎,兩個華夏人,把我們武道界搞得雞飛狗跳,難道他們是天皇嗎?”一位強者憤怒的咆哮,目光盯著前來彙報情況的人。

這人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他就是個彙報情況的人,修為不高,冇有發言權,儘管自己也很憤怒,但奈何實力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