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之間,十三處武者居所被屠,整個青森世俗邊緣的基地損失近一半,現在卻連那兩個華夏人的影子都冇看到,這是我山口組的失職啊。”

“你下去吧,我會上報高層,請出絕世高手來解決這件事,想必這件事也引起他們的關注了吧。”

在他說話的這時候。

被屠殺的基地已經不止十三處,變成十七處。

葉凡和蕭瑟的行動還冇有停止,他們首要的目標是世俗邊緣的基地,之後再逐漸深入,不斷深入到武道世界。

當他們兩人屠殺一個有三千人以上的基地後。

終於引起了山口組高層的注意。

東中大社內。

造極境武者主導著一場會議,下麵坐著的都是造極境和入聖境,最弱的也是破凡境,這種級彆的武者在世俗界已經是傳說般的存在。

“諸位,你們可能身處武道界深處,不知最近世俗邊緣發生了一件令人憤怒的事。”造極境巔峰期的武者滿腔怒火,眼露殺機,道:

“我也是剛剛得到訊息,華夏有兩個人在我東瀛國大肆掠殺武者基地,主要活動在青森這一塊,目前已經有多個基地被屠,死亡人數過萬,這是一個非常極端的恐怖行為。”

“經初步判斷,這兩人的修為,一個破凡境,一個入聖境,但你們可彆小瞧了這兩人,他們來自華夏,華夏的奇人異士極多,他們的修為可能會比普通的破凡境和入聖境還要強一些。”

“從他們目前的行動軌跡來看,是要屠殺青森武者基地的武者,冇有很強的目的性,就是單純的殺戮,這種人很可怕,需要我們出手解決,各位,你們可願出手?”

話音剛落!

大半人站起來。

“居然敢在我東瀛國如此猖獗,我去解決他們!”

“我去……”東瀛國武道界已經開始出現震動。

青森地區的武者們都在瑟瑟發抖,特彆是破凡境以下的武者們睡不著,總感覺暗處有一雙充滿殺意的眼睛盯著自己。

關於華夏破凡境掠殺東瀛國武者的傳聞不斷擴散,連世俗這邊的人都心驚膽寒。

“從東大寺那邊來的,據說是華夏蕭家的人,冇想到居然如此瘋狂,到處獵殺我東瀛國武者。”

“不管如何,我東瀛國武者是不會屈服的,一定會有比他更強的人出來將他誅殺的。”

“我堂哥的基地已經全部被毀,堂哥也被斬首……”

“誰不準,華夏那人隨時來到咱們這兒,直接掠殺……”

他們聚集在一家酒館。

整個酒館內都是武者,談論的也是最近發生的事,弄得人心惶惶。

就在他們談論中。

兩道身影出現在酒館門口,一個老頭和一個年輕人,穿著休閒裝,老頭手裡拿著一把劍,劍意瀰漫四周。

“這人很麵生啊……”

“他是……他就是華夏那個破凡境……”

一石驚起千層浪!

整個酒館的人都驚呆了。

紛紛警惕的看過來,手也不自覺的握住自己的兵刃。

“來一壺好酒,幾個菜!”

蕭瑟走進去,直接無視周圍凶狠、帶著殺意的眼神。

隨意找個桌子坐下。

葉凡也坐在他的對麵,不曾言語。

店家服務員已經在瑟瑟發抖,根本不敢上前。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兩人身上,甚至有人已經拔出刀劍。

蕭瑟有些不爽,看向廚房的方向,說道:

“你們都已經認出我了,再不給我上酒菜,我掀了這酒館。”

言語中帶著強大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