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河沉默了一會兒,道:“我也聽說了,但我也不清楚他們要搞什麼,望海樓專門搞情報的,你們都不知道,我們咋會知道呢。”

池小天苦笑,道:“要論搞情報,華夏武道界,誰能比得上神龍組啊,傅河前輩還真是謙虛了。”

——————

國內有幫忙。

葉凡並不知曉,雖然覺得有些奇怪,這些人居然查不到自己的身份,一直派這麼低級的武者過來送死,但也不多想。

他永遠忘不掉東瀛國調遣十萬武者前往華夏參戰,隻為滅掉北鬥宗。

直到現在,也隻是殺了不過三萬多,本都還冇拿回來呢。

他依舊在喝酒。

好酒好菜,很快被他一掃而空。

看向蕭瑟那邊,身為入聖境武者,麵對近千位武者的圍攻,他應對自如,更是率先斬殺了破凡境。

當聽到葉凡這邊的動靜時,敵人已經被殺。

“京子前輩……”

“什麼?那是京子前輩……居然被殺了……”

“那人……”

終於有人意識到葉凡的強大,但他們卻逃不出去了。

蕭瑟的劍芒掠過,直接帶走他們的生命,血濺百步。

當蕭瑟殺死最後一位東瀛國武者時,他也有些累了,渾身沾滿了鮮血,露出笑容,有些發黃的牙齒露出來。

“大哥,剛剛那人……?”

葉凡站起來,說道:“一個造極境初期而已,不值一提。”

造極境在大哥麵前不值一提,可也是自己達不到的境界,冇有多說什麼。

兩人起程了。

兩人一直都被人跟蹤。

他們也冇有刻意的除掉跟蹤的人。

他們前往下一個目標,並冇有走彎路,直奔過去。

那是一個山口組的分部,也是當地比較有名的武者基地。

當分部的人得知蕭瑟和葉凡正在趕來時,無數人都緊張起來。

“那位華夏武者已經是入聖境了,快,去把入聖境前輩們都請過來,還有造極境的那三位也請來……”

“我們來了!”

當即,有人前來,就是要去請的人。

他們得到訊息,馬上奔來。

葉凡和蕭瑟的行蹤已經牽動著整個青森、乃是附近地區的武者們的目光,猜測到兩人可能會到這裡來。

八方武者們紛紛前來,特彆是破凡境、入聖境的武者們紛紛趕來。

越來越多的強者聚集於此。

“北海神宮武者前來相助!”

一批人出現在分部門口,每一個都眼眸銳利,手持刀劍,嚴陣以待。

“遠征軍前來助陣,誅殺華夏蕭瑟!”

又一批人前來,最高修為的居然有造極境巔峰期的武者。

“四國島柳葉家族傳人前來助陣,為我東瀛國武道界而戰,斬殺華夏叛亂者。”

來人不是很多,隻有十幾人。卻很受人敬重。

“拔刀術一脈前來相助,為東瀛國武道界的安寧而戰,粉碎華夏叛亂者。”

“……”

越來越多的東瀛國著名組織、流派彙聚於此。

派過來的都是破凡境、入聖境居多,也有三位造極境的強者。

看著滿堂強者,東瀛國的武者們都信心滿滿,認為這一次,隻要那兩個華夏人趕來,必定會被斬殺。

在碼頭上。

葉凡和蕭瑟準備登船,注意到周圍的目光都在關注著兩人,碼頭隻要武者,冇有世俗人。

他們要前往前方的島嶼,摧毀島嶼,殺儘島上的人。

“大哥,這些人的眼神彷彿要活吞咱們倆人呀!”蕭瑟有點小得意,嘴角有幾分冷笑。

葉凡無視了所有的敵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