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瑟看向葉凡,說道:“細算下來,他的朋友、他的宗門之人被東瀛國武者聯手敵人所殺之人,不少於兩萬,他也是來報仇的,我們倆是一起的,我自然是要幫他報仇。”

岩江美佐等人盯著葉凡,互相之間也有暗中溝通。

看不透眼前這個年輕人的修為,也是頗為謹慎。

更主要的是他們委派在華夏的武者們調查,居然查不到關於此人的訊息,總覺得不對勁。

“他是什麼人?你們要殺多少人才滿足!”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葉凡身上。

東瀛國的武者們看不透他的修為,總覺得此人不凡,卻冇有武者氣息,很是詭異,極少出手,看不透他的招式。

給人一種深不見底的感覺。

蕭瑟也不知道如今的葉凡有多強,隻知道超級強。

葉凡的目光掃視諸人,淡淡說道:

“在下蕭凡,我是蕭瑟的大哥,同時我也是北鬥宗的弟子,你東瀛國十萬武者踏入華夏,便是為了滅我北鬥宗,我宗門死傷無數、盟友慘死大半,你東瀛國武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此番我兄弟二人前來,便是報仇。”

拿出一把劍,一瞬間,劍意迸發,瀰漫八方,所有人都感受到劍意的籠罩,更有劍氣縱橫八方,無形中形成的壓力讓人有些難受。不少人臉色蒼白不少。

“須佐劍?這……”

“居然是我東瀛國的須佐劍,我記得這把劍一直在真弓綾子的手中……”

“我東瀛國的名劍居然在他手中……”

不少人認出這把劍,雖說不是絕世神劍,但也是一把名劍,此刻,爆發出來的縱橫狂暴劍氣十分強勢。

葉凡的目光依舊在掃視,最終定格在那幾位入聖境武者身上,道:

“今日,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都要陪葬,而且還遠遠不夠,我的目標是北海神宮,你們現在可以通知北海神宮,讓他們提前準備,我要屠儘北海神宮,我要為死去的兄弟姐妹們報仇。”

言語越來越有威嚴,聲音響亮如洪鐘。

殺意瀰漫,滾滾奔騰的戰意沸騰起來,給人無形的壓力。

無數的東瀛國武者手握兵刃,隻等強者前輩的一聲令下。

“啟陣!”

不知誰喊了一聲。

一個巨大的陣法籠罩在島嶼上空,閃爍著的陣法銘文亮起。

陣法之力逐漸壓下,試圖抵製葉凡散發出來的震懾之力,不少人也得到了相應的緩解。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葉凡,他爆發出來的氣勢比蕭瑟要強很多。

之前一直都是蕭瑟在廝殺,傳聞中的更多話題也是蕭瑟,卻不知真正的強者是躲在蕭瑟身後的年輕人。

中村健鬥終於正眼看向兩人,目光定在葉凡身上,凝視了好一會兒,才道:

“你不是武者,你是華夏修仙者?”

葉凡抬劍,一股劍勢寒芒直逼前方,腳下出現了陰陽八卦圖,快速擴大,冇一會兒,已經籠罩了全島。

“看來你見過我華夏修仙者,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殺光這裡的所有人,你便可活著離開。”

中村健鬥冷哼一聲,道:“華夏修仙者,你以為我是傻子嗎?我殺了他們,我還能活嗎?我東瀛國各門各派之間確實會有紛爭,但麵對外敵時,我們還是很團結的,你很強,但不見得能打得過我們這麼多人。”

他站起來,充滿自信,畢竟是造極境巔峰的武者,已經不弱了。

葉凡的身影突然在原地消失,誰都感應不到他身在何處。

當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已經站在中村健鬥的身後,而且是背對背,手裡拿著的須佐劍已經被鮮血染紅,流動的鮮血在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