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大哥!”

兩人跨一步,縮地成寸,離開碼頭,消失了。

冇多久!

碼頭的這一幕,被人發現了。

再一次震盪東瀛國武道界,特彆是連破命境都死了。

他們難以置信,大肆傳揚。

更有人衝進神龍組駐紮東瀛國的居所鬨事,想要討回公道,當然得不到他們想要的答案。

這一戰之後。

終於引起了破道境武者的注意。

放走的那幾位破命境武者回去彙報了情況,蕭凡之名的聲望瞬間蓋過了蕭瑟的聲望,特彆是在北海神宮的高層。

“半個月?他真這般說?”一位中年模樣的男人盯著眼前受傷的兩位破命境,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所說的一切。

花穀七恵鄭重的點頭,道:“前輩,他就是這般說的,此人太猖狂,還請前輩們召回在外的強者,共同誅之,此人不除,我東瀛國武道界將會聲名狼藉,成為全球武道界的笑柄。”

中年男人沉思了一會兒,道:

“你們先去養傷,此人必須除,我自有計劃。”

花穀七恵有些不甘心,道:“前輩,我雖然受傷了,但我願為此效力,請前輩吩咐!”

中年男人看了看他,道:

“你有心了,那你去聯絡山口組總部吧,他要十五萬人在場,我成全他,我倒要看看這人能跳脫到什麼程度。”

“蕭凡,這個應該是假名,我們會儘快查明此人的真正背景,你們可有他的照片?”

“有!”花穀七恵地上一段視頻。

正是葉凡!

隻有五秒,但已經足夠。

中年男人看著視頻中的葉凡,嘴角抽搐,頓時驚愕,道:

“他……居然是他……”

花穀七恵等人絕對不對勁。

“前輩,怎麼了?”

中年男人丟出幾張照片,還有一個檔案夾,他們急忙翻開。

一下子驚得嘴巴微張,震驚不已。

“他……他就是北鬥宗的宗主葉凡?這……”

“他就是北鬥宗的最強戰力,殺過天照宗第一任宗主羅天照的那個人?”

“怎麼會是他……怪不得有這麼大的怨念……親自從華夏殺過來……”

在場的人都震驚不已。

中年男人嘴角抽搐了幾下,道:“必須請到無邊境的前輩,甚至更強的前輩才能壓得住此人,不然他鬨騰起來,整個東瀛國武道界必將大亂。”

“他來了?”

這裡是遠征軍總部,多位無邊境武者坐鎮。

聽到這個訊息,主事人都震驚了。

關於十萬遠征軍踏入華夏,他最清楚不過,他便是當時的主事人之一,冇想到死了八萬多。

聽了回來的武者們講述在華夏遇到的具體情況,對於北鬥宗宗主葉凡的戰力充滿震撼,特彆是配合他的經曆。

此人絕對是天資卓越、超凡絕倫,力壓群雄的絕世天才。

年紀輕輕便有這般成就,未來不可限量。

冇想到如今此人殺到東瀛國來了。

“前輩,通過照片對比,確認無疑!”中年男人也是麵色凝重,麵對這般強敵,東瀛國也不是說冇人。

隻是連無邊境都極少參與這種事,一直都在全球各地的秘境或者凶地中潛藏修煉,有些人閉關就是百年。

而在無邊境嗎之上就更加不好找。

旁邊一位武者一直在沉默,道:

“根據我們的得到的情報,這個葉凡在天照宗那一戰時,可是抬手鎮殺無邊境,我們要麼設局,封印、陣法、武者戰力聯手,才能擊敗他,而且無邊境的數量要足夠多;要麼就要請出無邊境以上的絕世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