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北海神宮是遠征軍的總部,肯定會有無邊境的強者,可能也會有無邊境以上的強者,但數量肯定不夠多,我想要屠殺的不是那些小蝦米,而是無邊境及以上的武者,這纔是真正削弱東瀛國的戰力。”

“東瀛國作為燈塔國的附屬國,可能也會有燈塔國的武者參與進來,這也是我想要看到的結果,說不定還會有泡菜國的武者過來呢,那就是驚喜中的驚喜。”

蕭瑟還是有些擔憂,道:“大哥,你是很強,可東瀛國可能也會有修為在你之上的人,難道你就不怕……”

“怕,但這不是理由,修道之人應知難而上,逆天而行,如果因為害怕而退怯,那麼你的道心會受挫。”葉凡說的自然,但內心也有自己的盤算,道:

“如果我一個人,我相信東瀛國還不至於出現那種跑得比我還快的人吧,你去了北海海域,尋找一下青竹劍主,將華夏的事情、以及咱們在東瀛國的事告知,我想他會對我在北海神宮一戰感興趣的。”

蕭瑟點了點頭,道:“我明白,我去了之後,第一時間尋找他。”

兩人在這裡閒聊,休息。

時刻和神龍組保持聯絡。

期間葉凡聯絡了王五、瞭解宗門重建的進度、瞭解如今華夏武道界的變化。

聽到王五對於六上宗以及落天宮的猜想,略微有些擔憂。

四個六上宗聯手,實力可是不弱。

還提到了程湘芸去找他,但找不到,詢問了葉凡的去向後離開了。

第二天!

竹中小屋迎來兩位客人——古裝美人程湘芸和陸瑤!

“你們怎麼找到這兒來了?”

葉凡還是很驚訝的,這地方很隱秘的,還佈下了隱藏陣法,按理說,她根本找不到。

“神龍組說的。”程湘芸邁著輕盈的步伐,雙眸含情,卻有些閃躲,走過去。“這神龍組怎麼能隨便把我的行蹤泄露呢!”

葉凡嘀咕了一句,有些不滿。

程湘芸走過來,進入屋內,左看看右看看,道:

“你這個住所還是神龍組提供的,你還好意思說人家,再說了,我曾經也是神龍組的骨乾成員,我知道你的行蹤怎麼了?不可以嗎?”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行吧,你來做什麼?來給我們做飯嗎?”

“做飯?”程湘芸微微一愣,隨即臉頰微微一紅,點了點頭,道:

“給你做飯也不是不行,陸瑤,過來搭把手!”

“額……啊?真做飯啊?”陸瑤直接就懵了。

一直都如此高冷的坊主、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姐妹,居然要動手做飯?

為了一個男人!

愛戀使人改變呀。

連蕭瑟都很詫異的看著兩女孩走進廚房,道:

“大哥,你真讓她們給你做飯啊?”

“什麼叫給我做飯,你不吃嗎?”葉凡白了他一眼,道:“你覺得她們倆來這兒乾啥呢?”

“我咋知道啊!”蕭瑟不想摻和兩人的事,轉移話題,道:“大哥,我想今天就走,北海海域可是東瀛國和泡菜國的共有海域,我恐怕不能這麼輕易進去,我需要一些時間。”

“嗯,可以,不過一起吃完飯再走吧。”

“好!”

兩人進入了短暫的修煉時間。

葉凡的修行之術很詭異,蕭瑟完全看不懂,看不清葉凡的身影。

級彆不同,難以捉摸。

冇多久。

兩位女孩做好了飯。

這些菜的色澤確實不好,還聞到焦味,吃一口,口感不好,甚至可以說有點難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