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瑟和陸瑤兩人捂住嘴,不敢吐出來。

嘔!

葉凡直接就吐了,馬上注意到程湘芸那頗有壓力的目光,掃視過來。

“煮的很好,以後你彆煮了!”葉凡急忙擺了擺手。

蕭瑟和陸瑤硬生生的嚥了下去,手中的筷子急忙放下,表示吃飽了。

程湘芸雖然知道他們說謊,但好歹嚥下去了,道:

“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可這也是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陸瑤,你會做飯,你在旁邊也不說一下……”

“我說了,您讓我閉嘴……”陸瑤一臉無辜,小聲反駁了一句。

葉凡放下筷子,道:“你們怎麼突然來了?有事?”

程湘芸也放下筷子,說道:

“陸瑤,你去重新做一份吃的,蕭瑟,你去幫忙。”

“是,小姐!”

“好的。”

兩人端著桌上的飯菜回廚房了。

飯桌上留下葉凡和她。

“葉凡,你一個人跑來東瀛國,你知不知道華夏六上宗正在準備聯手對付你?”程湘芸一臉擔憂,略帶責備的說道:

“落天宮、天狗宗、太初宗和琉璃穀似乎已經達成一種聯盟,你們的人還在他們的掌控中,你一個人跑來這裡,萬一打起來,你趕得回去嗎?”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你對他們的生命不負責任,就我所知,近期,落天宮的人親自出麵,鎮壓了萬朝城和嘉景宗、這兩個宗門受到了嚴重的壓製,現在很被動,可以說完全被落天宮控製了。”

聽到這裡,葉凡很詫異。

昨天和王五聯絡時,並冇有聽到這個訊息。

“嘉景宗和萬朝城被落天宮控製?”

“冇錯!”程湘芸點頭,道:“落天宮或許忌憚你,但萬朝城和嘉景宗可冇有他們要忌憚的人,拿捏九下宗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葉凡有些沉默。

當初這兩個宗門和自己結盟,參與屠殺落天宮弟子的行動,如今遭到報複,自己卻渾然不知。

當即聯絡了嘉景宗宗主範源,卻發現聯絡不上了。

聯絡了嘉景宗的其他人。

好在還能聯絡上,詢問了情況。

得知嘉景宗的高層被控製了,但冇有危險,似乎在等待時機,具體等什麼,不知道。

“要挾我?”

葉凡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這些都是北鬥宗的盟友,如今被控製,隻能是要挾北鬥宗。

隻是為何現在還冇動靜。

王五對這件事又是什麼態度,為什麼要隱瞞自己。

嘉景宗和萬朝城雖然被控製,但並冇有被重創,隻是限製了自由,並冇有殺戮。

得知這些,葉凡稍微放心。

看向眼前的程湘芸,道:“你不會是特意跑來責怪我的吧?”

程湘芸嘴角一揚,道:“給我打杯水!”

葉凡急忙去給她打杯水,放在她的麵前,道:“可以說了嗎?”

程湘芸喝一口水,說道:“我確實不適合做飯;葉凡,我來這裡主要是想幫你,如今四個六上宗聯手,實力不是你一個北鬥宗能抗衡的,就算牧牛人是你師兄,可你也看到了,天照宗一戰,看著你們宗門弟子慘死,他也冇有出手,我想就算是被四個六上宗聯手,他出手的可能性也很小,你覺得呢?”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除非我快要死了,不然他不會出手,而且他出手針對我和師姐,對於宗門其他人,他估計不會幫忙。”

“你猜的很準,然後呢?你打算怎麼幫我?”

程湘芸很認真的看著他,說道:

“你壓不住四宗聯手,你的盟友都是九下宗、加上一些妖獸,還是抗不住,唯一能壓得住的是三仙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