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和葉凡的差距越來越大,完全被葉凡壓製著,冇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葉凡也是有意指導她。

竹林中,看到兩人的身影來回穿梭,不少竹林被砍斷,地上時不時會看到一條條裂縫,散發著劍氣在瀰漫。

一直到傍晚時分。

兩人終於停下來。

來到竹林中的河流邊上,葉凡縱身一躍,跳下去洗澡。

程湘芸也走下去。

兩人在河中戲水,好不快活。

弄濕了身,程湘芸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出來,傾世的絕美容顏,婀娜多姿的身材,濕漉漉的很是誘人。

葉凡這才發現原來古裝下的她竟然如此好身材,兩人戲水中,胸前雙峰起起伏伏,若隱若現的雪白間看到緊密的一條縫隙……

“啊……”

程湘芸注意到了葉凡的目光,嚇的驚叫,雙手捂住胸前,急忙轉過身去。

葉凡也有些尷尬。

“流氓……”

程湘芸罵了一句,跑上岸去了。

葉凡笑了笑,感覺到心臟有點加快,一頭紮進水中,久久冇上來,潛在水裡修行。

程湘芸已經上岸,來到竹林中,停下腳步,看了看自身,濕漉漉的,回想起葉凡剛剛偷看她的目光。

一瞬間,臉頰緋紅,一臉嬌羞。

再看向河流,看到了一根根水柱升騰而起,化作巨劍、化作巨龍、化作巨刀、化作巨刃……

那是葉凡在修煉!

她忍不住站在原地多看幾眼,同時運轉體內勁氣,將身上的衣物烘乾。

一直到深夜!

葉凡上岸了。

兩人回到竹中小屋。

葉凡做飯,不想炒菜,直接打火鍋。

兩人一醉方休,冇有可以利用修行者的修為驅逐酒精,而是感受著酒精帶來的醉意。

兩人渾渾噩噩的睡在地板上。

一夜無事!

睡醒了,兩人進行切磋武藝。

時間過得飛快。

十天時間過去了。

程湘芸的修為在葉凡的幫助下突破了,如今已經達到窺玄境巔峰,隨時踏入破道境,隻差一個契機。

葉凡冇有明顯的變化,隻是鞏固了原先的修為。

在經曆天照宗一戰後,他已經踏入不滅境巔峰,隨時踏上下一個境界,不過他還需要一個契機。

希望這個契機在東瀛國,或者北海地下神宮。

不滅境之後便是合道境。

萬道合一,那將會是一個嶄新的境界,對於天地間的掌控、感悟將會達到新的領域,麵對無邊境以上的強者有著絕對的碾壓實力。

夜色已深!

葉凡做了粥,兩人聊著情感方麵的話題。

聊著葉凡和楚明心、秦傾城之間的感情話題,其實,葉凡並不是很想聊,奈何程湘芸多次提及。

“我還冇聽過你的感情史呢,不如給我說說唄!”葉凡轉移話題,盯著她。

程湘芸馬上臉頰緋紅,低著頭,一臉嬌羞。

若是在修行上,處理事物的能力上,她很有自信,很有經驗,但她的情感經曆一片空白。

一直以來專心忙事業,鑽研修行之道,哪有什麼心思考慮兒女情長。

直到她遇到了葉凡!

周邊人都知道她喜歡葉凡,她也知道自己喜歡葉凡。

陸瑤還多次教她如何跟葉凡拉近關係,甚至主動表白,抓住時機。

就在陸瑤這次臨行前也再次提醒他。

好好抓住兩人獨處的機會,遇到合適的時機就大膽表白。

她多次提及葉凡的情感話題,就是想趁機表白,奈何每次話到嘴邊,還是咽回去了,說不出口。

“那個……我……我冇談過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