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想想如何應對東瀛國的諸多強者吧!”

“你看,你又認真了,一點都不好玩。”葉凡無奈的說了句,不再說話。

車子一路狂飆,直奔北海神宮。

北海神宮坐落在一處海邊,占地麵積很大,十幾座巨大的宮殿拔地而起,屹立在海邊,周圍是禁止世俗之人入內的。

這段時間更是冇有世俗之人敢靠近。

距離北海神宮還有十公裡遠,就已經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武者,都在翹首以盼今天葉凡的到來。

當車子停在人群麵前。

程湘芸有些被震驚了。

密密麻麻的武者,一眼望不到儘頭,這得有多少人呐。

雖不是個個強者,可這數量嚇死人!

葉凡卻很滿意,點了點頭,說道:

“應該有十五萬了吧!”

“十五萬?不止!”程湘芸搖了搖頭,目光依舊在掃視眼前密集的人群,道:“至少二十萬以上,估計有二十五萬。”

看到葉凡和程湘芸下車,馬上就有人走過來。

“華夏神龍組的人?我見過你!”一位宗師境武者上前,打量著程湘芸,說道:

“神龍組還說冇有參與這件事,哼,現在狡辯不了了吧!”

程湘芸並不認識眼前的宗師境武者,道:“神龍組說的冇錯,我曾經是神龍組的人,但如今已經被神龍組驅逐了,知道為什麼嗎?就是因為我殺了太多的華夏武者,像你這種人,我一劍就能殺上百人。”

話音未落,手中利劍已經殺過去,淩厲的劍芒蘊含著雄渾的天地之力,鎮壓前方,劍芒掠殺過去。

速度極快,令人無法反應過來。

噗!

一劍斬殺,說話的宗師境已經死在劍下,而且他身後的武者們也都死了不少,還有很多重傷的。

葉凡都有些呆住了。

這女人殺起人來還是挺猛的,出手不留情,乾淨利落。

“殺!!”

“給我殺了他們!”

無數的武者們,一擁而上。

足足有上千人在前方湧上來,揮動著手中的兵刃,刀劍大勢如山海,碾壓過來。

人數極多,但修為普遍都不高,都是地仙境以下的武者。

程湘芸殺進人群,揮動手中利劍,劍光殘影,掠過八方,一具具屍體橫飛、一朵朵血花綻放、鮮血瀰漫在空中。

她沐浴戰場、雙眼泛紅、肆意屠殺、劍勢淩厲、一劍殺出一條血路……

葉凡自然也是被屠殺的對象,不過還有人質問:

“蕭瑟在哪裡?”

葉凡冇有回答,直接一掌橫推,碾壓過去,數千人直接被碾死,化作一灘肉泥,死傷無數。

放眼望去,看到了鮮紅一片。

冇有任何招式,冇有任何技巧,一掌橫推罷了。

北海神宮的高大建築上,站著無數的強者,都在觀察兩人。

“不是說兩個男人嗎?怎麼是一男一女?”一位無邊境武者詢問旁邊的花穀七恵。

花穀七恵也很疑惑,道:“之前確實是一個老頭蕭瑟和一個年輕人蕭凡……哦不,是葉凡,突然冒出個女子,我也不是很清楚!”

無邊境武者冇有再說話,繼續看著前方的戰鬥。

看到女子手中揮劍,劍勢凶猛,劍芒淩厲,抬手揮劍間,掠殺一片,無數人慘死,而更殘忍的是年輕男子那邊。

冇有招式,冇有兵刃,一掌一拳間,輕鬆碾壓數千人,低級武者成片成片的倒下,化作一灘灘肉泥。

忍不住再次詢問:“這些修為如此低的人,也是你們叫來的?”

“回前輩,不是我們叫來的,關於葉凡要來攻打北海神宮的事,在整個東瀛國武道界已經傳遍了,他們都是自發前來,想要儘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