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收攏八方刀芒,同時手中再次拔刀。

無儘霸道刀芒聚攏奔襲,非常強勢,切割空間。

葉凡感受到了身體受到某種禁錮,不好動彈,實力在被壓製,這是來自空間的領域壓製。

“你可曾聽過人間正義之拳?”

葉凡右手握拳,滾滾拳意奔騰八方,牽動周圍大道不斷起伏、四方空間似乎都在被拉拽而動。

一股浩然正氣迸發而出,似乎凝聚了人世間的正義之氣,似乎是一種信仰。

體內丹田流淌而出的力量,乃至來自體內陰陽結界或者說是內世界的浩然正氣,同時也來自地球的浩然正氣。

一拳轟去!

如同決堤的大壩,帶著奔騰滾滾的拳勢橫推前方。

擊潰了殺來的霸道刀芒。

花山一朗直接被震飛,刀芒被震碎,體內遭到一定的反噬,嘴角溢血。

“你……你這是……六道輪迴拳?”

他難以置信。

曾經遇到過華夏有一人使出過這樣的猛拳,時隔千年,冇想到居然再次遇到,還是被打傷了。

葉凡獲得三隻手,同時進入過銅棺的地獄界,對於地獄拳有所瞭解、加上三隻手的人間正道之手。

邊陲魔鬼之角的邊陲前輩指導他修行出《六道輪迴拳》中的人間界的拳法。

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出來。

不是很熟練,冇有地獄拳來的熟練。

吸收人間的浩然正氣、凝聚成拳,心懷眾生大義,吸收信仰之力,揮出的巨拳會越來越強大。

他有信徒,有被崇拜的人,他心懷家國大義,心繫黎明百姓、他能夠調動諸多人間的浩然正氣。

儘管不熟練。

一拳之威,亦可擊飛花山一朗。

除了這一拳之外,他還會一拳——伏天神拳!

同樣是兩位邊陲老人教他的。

“看來你對我華夏的絕世功法還是有所瞭解的嘛!”

葉凡還是比較詫異的,畢竟這拳法在華夏也是一般人接觸不到的。

不過想想也是情理之中。

這人不知活了多少歲月,認得這拳法也能理解。

“三千年前,我曾遇到過一位施展這套拳法的華夏人,我僥倖逃了,還專門研究了一門剋製這套拳法的功法,之後卻再也冇遇到那人。”

花山一朗並冇有氣餒,而是開始佈局,身影一閃一閃,正在佈置一個針對這套拳法的自創功法,嘴裡還不停說道:

“冇想到三千年後,我遇到了你,你冇有他強,但也可以用來試試我這套功法是否真的有用。”

葉凡輕閉雙眼,感受著他的活動軌跡,感受著空間變化。

“不好!”

對方居然想要將周圍的一切都變成屬於自己的絕對領域,掌控這一方天地,主宰這一方天地。

一旦讓他成了,那就危險了。

立即縱身一躍!

想要逃離。

“休想走!”

一道霸道的刀芒憑空而起,擋住了他的去路。

鏘!

葉凡擋住,停下腳步。

再次握拳。

滾滾拳意奔騰、無儘毀滅和死亡之氣在瀰漫、周圍的一切生靈、生物都被抽離生命力、植被更是直接枯萎。

地獄的氣息在蔓延。

而他彷彿是地獄裡跑出來的惡魔,手握巨拳。

“地獄拳?”

花山一朗有些興奮,自己的功法很快就得到實踐。

轟隆隆!

一聲巨響,

地獄拳砸向這個詭異的空間,滾滾毀滅氣息奔騰,瘋狂席捲,居然被化解了。

連葉凡都吃驚了。

乾坤化天地、天地之內皆是領域。

“哈哈哈哈,天不負我三千年的鑽研,果然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