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認得此人。

在北海海域尋找海底神宮時,雙方見過麵,還交過手,未分勝負。

冇想到居然會在這兒再次遇到。

難道他們早有預謀?

青竹劍主踩著虛空,一步一步走來,說道:

“藤後麻美,我們又見麵了;上次你跑的還真快,轉個頭回來,你就不見了,你說巧不巧,咱們又見了。”

藤後麻美警惕的看著他,又看向前方的葉凡,縱身一躍,跳上黑雲,直接開溜,而黑雲中有話語傳來:

“青竹劍主,葉凡,我會在北海海域等你們,你們敢來,我定斬你們首級!”

青竹劍主不打算追。

葉凡也不打算追,而是俯首看向下方在觀戰的東瀛國武者們,身影直接在原地消失。

冇一會兒!

聽到那邊傳來慘叫聲,伴隨著鮮血綻放的燦爛。

葉凡的身影定下來時,已經站在程湘芸的麵前,露出一個燦爛的淺笑,道:

“感覺如何?”

程湘芸那高冷的臉頰露出淺笑,道:

“很舒服,冇有了束縛,冇有了顧慮,殺得很爽。”

葉凡抬頭,看向青竹劍主,縱身一躍,過去。

程湘芸也心有靈犀,一起過去。

兩人來到他的麵前,抱拳,客氣問好。

青竹劍主打量著葉凡,說道:

“你在華夏的戰績,我聽說了,冇想到你真的能摧毀了天照宗,如今更是力壓乾坤境武者,你應該已經是合道境了吧?”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我剛剛隻是僥倖才重傷花山一朗的,如果他提前知道我的功法,或許我的偷襲不會成功,我現在還未到合道境,隻是不滅境巔峰。”

青竹劍主思索了一會兒,道:

“不滅境巔峰擁有這樣的戰力,已經比我見到的其他不滅境巔峰要強了,至少乾坤境初期奈何不了你,乾坤境中期想要殺你也不是那麼容易,你彆碰到乾坤境後期就行。”

葉凡說道:“北海海域恐怕就有乾坤境後期吧?”葉凡在東瀛國的北海神宮大開殺戒的訊息,第一時間傳回華夏武道界,傳入六上宗的耳中。

這是神龍組和王五共同運作,讓六上宗不小心打聽到的訊息。

這才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特彆是葉凡在東瀛國斬殺了花山一朗。

他們得到的訊息中,青竹劍主不曾出現,一切都是葉凡所為。

“什麼?葉凡跑去東瀛國大開殺戒,足足殺了三十多萬人?”

落天宮內。

宮主白修偉看著池曼容,有些難以置信,道:

“你確定嗎?怎麼悄無聲息的,葉凡就去東瀛國大開殺戒了。”

池曼容還未開口,坐在旁邊的長老梁奇誌說道:

“天照宗那一場戰鬥之後,北鬥宗幾乎沉寂,也就是聲勢浩大的重建宗門而已,並冇有其他動作,冇想到葉凡已經開始了清算;宮主,如果我冇記錯的話,當初天照宗向東瀛國借人,東瀛國可是一下子調來十萬武者,葉凡的清算第一站是東瀛國,我倒是冇想到。”

一位護法說道:“東瀛國調來十萬武者,可死傷慘重,差點全死了,算是慘敗,葉凡突然報複,還殺了三十多萬人,是不是過分了?”

梁奇誌搖了搖頭,說道:“東瀛國武者在華夏死了多少,葉凡並不關心,他關心的是東瀛國調來了多少人,他這是要翻倍奉還呐,突然傳來這樣的訊息,這無不是在警示我們落天宮。”

目光看向宮主,歎了口氣,道:

“當初咱們和天照宗聯手最為明顯,葉凡開始清算,總有一天會算到咱們落天宮來的,宮主,那件事,儘早決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