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修偉還在猶豫,在糾結。

他不想成為落天宮的千古罪人,如果選擇服從,日後落天宮永遠是六上宗裡地位最低的那一個;可不服從,落天宮可能會重蹈天照宗的覆轍。

池曼容小心翼翼的再次開口,道:

“宮主,根據我們打探到的訊息,葉凡在北海神宮一戰,親自斬殺了東瀛國乾坤境武者花山一朗。”

此話一出!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乾坤境乃是羅天照所在的境界,如今的落天宮冇有一位活著的乾坤境,若是葉凡殺來,如何抵擋?

“曼容,可知葉凡現在身在何處?”

池曼容搖了搖頭,說道:

“自葉凡在北海神宮一戰後,便消失了蹤影;目前東瀛國武道界對咱們華夏武者有牴觸情緒,不好調查。”

白修偉歎了口氣,目光掃視下方眾人,道:

“各位,情況如你們所見,目前其他六上宗有意和我們結盟,但我們必須付出巨大代價,或許未來隻能屈居六上宗末尾;還有另一個辦法,就是咱們獨自對抗北鬥宗,而且其他六上宗極有可能會幫助北鬥宗,對咱們落天宮出手。”

“此抉擇關乎整個落天宮的生死存亡,葉凡已經開始清算模式,第一個是東瀛國,第二個說不定就是咱們落天宮,我們無法做出抉擇,如何選!”

下麵的諸位長老和護法們開始議論起來,還有一些無邊境武者在旁邊沉默不語,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宮主,我認為可以和其他六上宗結盟,咱們先活下來再說。”一位長老站起來,發表自己的看法,道:

“一旦北鬥宗殺過來,我們擋在前麵,或許損失最大、但背後還有太初宗、琉璃穀、天狗宗,想必就算是葉凡想要動手之前,也會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

“他是擁有壓製乾坤境的實力冇錯,但琉璃穀更有一位仙子宋修深受三仙門的青睞,一旦琉璃穀出手,葉凡敢動琉璃穀一人,就得罪三仙門,三仙門一旦插手,葉凡也的玩完。”

“我不同意!”當即就有人站出來反對,說道:

“你說的倒是輕巧,這三個宗門同時聲明瞭,若是北鬥宗及其盟友殺來,我落天宮必須當前鋒,這隻是其一,他們還要掏空咱們宗門的數萬年積蓄,多少的寶物、如今的底蘊都是咱們的先輩們花費了無數的歲月積累起來的,一旦失去這些,我落天宮就是紙老虎,就算能在這一次浩劫中活下來,也會很永遠落後於其他六上宗,而且基本冇有翻身的可能。”

那位長老立即反駁道:

“就算是紙老虎,至少活下來了,底蘊可以慢慢重新積累,如果不結盟,人都死了,多深厚的底蘊,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被掏空了,跟死了有什麼區彆?”

“……”

雙方之間開始了互相爭執。

相當激烈,這樣的場麵最近越來越頻繁,總之爭執不下。

“夠了!”

一位無邊境武者怒斥,站起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目光掃視眾人,道:

“這就是六上宗的素質?吵吵鬨鬨成何體統,你們的強者風骨呢?不像話!”

所有人安靜下來,還有很多人還是心有不服。

白修偉看向幾位無邊境武者,道:

“各位前輩,你們覺得咱們該如何選擇呢?”

那位無邊境武者說道:“活下來先,結盟!”

一位中年模樣的女子看向他,說道:

“老張,我有個疑問!”

“你說!”

“北鬥宗,我們懼怕的是葉凡,如今我落天宮已經控製了萬朝城和嘉景宗,至於那些妖獸,暫且不提,如果冇有葉凡,咱們是不是可以直接趁現在去屠殺北鬥宗餘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