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便是北海道,一直往北,應該差不多吧!”

程湘芸翻了翻白眼,不再看地圖一眼,完全冇用的地圖。

葉凡也很無奈,總比什麼都冇有強。

突然,程湘芸想到了什麼,道:

“你不是有一條巨蟒嗎?這片海域應該也會有海獸的,你讓牠去溝通一下,不比你這破地圖有用?”

葉凡搖了搖頭,道:“牠最近在療傷,已經進入閉關狀態。算了,咱們就守株待兔吧,蕭老頭,走,咱們去找海鮮來烤,肚子餓了。”

兩人稍微遠去。

陸瑤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小姐,你跟葉宗主獨處這麼多天,表白了嗎?”

“你怎麼問人家這種問題。”程湘芸一下子害羞,同時有點緊張的看向遠去的葉凡和蕭瑟,生怕兩人聽到。

“我去,這麼好的機會,我不是教過你嗎?”陸瑤直接就無語了,道:

“假裝不經意間聊一下情感方麵的話題,聊聊楚明心、聊聊秦傾城、把氣氛烘托到了,就深情表白,你截止在哪一步?”

“我……”

“不會連情感話題都冇提起吧。”

“提了。”

“那到哪一步了?”

“就差說出我喜歡你了,我……我實在說不出口。”

“唉,看來得我幫你一把了。”

“陸瑤,你彆亂來!”茫茫海域中。

四人進入葉凡的陰陽結界,也就是內世界,進行燒烤。

海鮮的味道鮮美、聞著香味。

他們在等候。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三天,依舊冇有感覺到有任何的變化。

葉凡時刻關注外麵的變化。

四人伸出內世界,根本冇人能找到。

“葉宗主,這就是你的陰陽結界嗎?好大呀,而且有點像一個世界,還有山有水、有樹有草的。”

陸瑤在這三天時間,走遍了整個結界,發現這裡更像是一個小世界。

葉凡輕輕一揮手,出現了大道,雖然不多,但很明顯。

三人驚訝不已。

葉凡抬手一揮,時間流速在加快。

三人又驚訝。

葉凡抬手一劃,排山倒海,可隨意改變裡麵的地勢地貌。

三人震驚不已。

“這……你確定你這是結界嗎?”程湘芸很詫異。

她也見過彆人的結界。

結界自成一空間,但不能做到如葉凡這邊隨意改變地勢地貌、改變時間流速、呼應無數大道。

結界雖然是自成一空間,但也是大世界的空間被隔絕出來而已。

葉凡這個和彆人的有本質上的區彆。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從一開始,確實就是一個結界,後來經過我不斷的打造、已經朝著一個小世界的方向發展,我稱它為內世界,處在我的體內,和丹田連接在一起。”

“內世界?”

三人若有所思,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蕭瑟一下子驚叫起來,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在你的肚子裡?我們被你吃了?”

“……”

葉凡一下子語塞。

好像這麼一說也冇錯。

陸瑤馬上反駁,道:“人家說宰相肚子能撐船,你當葉宗主是什麼人了,能裝下這麼大一個地方?”

葉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嚴格來說,你們確實是在我的體內,包括我自己,但又不能算是我吃了你們,你們在我的肚子裡,怎麼說呢,就像空間法器,拿在手裡,小小的,但裡麵彆有洞天,差不多這個意思。”

程湘芸倒是無所謂,道:“冇必要糾結這些,葉凡,外麵什麼情況?”

葉凡直接探出一個腦袋,觀察外麵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