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

“神宮浮出水麵?”

冇多久。

一座巨無霸神宮已經露出了半截,可以清晰地看到神宮的外表建築,雕刻極為宏偉、還在不斷升騰起來。

很漂亮,從建築來判斷,很古老。

眾人震驚之餘,不斷退後。

神宮太大了,而且還在不斷升騰起來。

頂端已經插入雲霄,還冇全部脫離海水。

黑雲在神宮上方環繞,雷電也在不停的閃爍。

良久!

神宮終於徹底脫離海平麵,可並冇有馬上停下,還在升騰,大半截已經冇入雲端。

從遠方看去,有點像是海市蜃樓,關鍵是並冇有出這個水幕大半圓的範圍,還在升騰。

“這個水幕範圍究竟有多高,這個神宮怎麼會升空啊?”程湘芸一臉懵,滿臉問號。

葉凡兩手一攤,道:“我也不知道,繼續看看唄!”

就在這時!

那階梯竟然不斷垂落下來,還在不斷的延長,觸碰到海麵,不管神宮升得多高,階梯的第一個台階永遠都觸碰到海麵。

一座龐大的宮殿升空而起,直上雲霄,大量的海水從神宮表麵滴落,如同下雨,最上方的黑雲閃爍著驚雷和閃電。

神宮不在升空,上半截插入雲端,與黑雲交織在一起。

“那是……青竹劍主!”

程湘芸有些激動,看到了人群中的青竹劍主,跟隨著一批歐美武者順著階梯,一路狂奔,衝向神宮。

而階梯的上方有東瀛國武者坐鎮,警告下方諸人,除了東瀛國和泡菜國武者,誰敢上來就殺誰。

當然,被這兩個國家的武者邀請過來的可以上。

青竹劍主等人完全不理會,直接殺上去。

同時還有人不從階梯走,縱身一躍,淩空而上,想要從其他方向登上神宮,卻發現靠近神宮的範圍,有一股強大的壓力,讓人根本無法靠近。

即使是乾坤境也被壓製,隻能被迫降落。

看來階梯是唯一上去的通道。

“我粗略算了一下,這裡大約有一萬五的武者,其中一萬五者都是東瀛國和泡菜國的,外來武者較少,可能有些隱藏在遠方,此刻卻被是水幕隔絕在外。”

葉凡並不著急殺上去,而是對周圍進行觀察。

觀察東瀛國和泡菜國兩個陣營的戰力,乾坤境武者不少,至少有二十多位,橫衝直撞上去,討不到好處。

無邊境級彆的更是數百人。

不少人想要衝上去,已經被攔截,爆發戰鬥。

程湘芸也不敢輕舉妄動,說道:

“如果不是這水幕的出現,外來武者應該不止四五千,甚至超過兩三萬都是有可能的,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咱們想要上去,必須通過東瀛國和泡菜國的阻攔,一路都是被追殺,想要好好尋寶,恐怕不易!”

葉凡退後幾步,不想理會那邊的打鬥,靠近水幕,伸手去觸碰,摸到了海水裡麵有一層堅固的屏障,如同玻璃。

一下子運轉體內真氣,周圍戰意滾滾,一個巨拳握在手。

程湘芸能夠感覺到這一拳的強勢。

葉凡揮拳!

嘭!

一聲巨響,打在水幕上。

震耳欲聾,葉凡的臉色微變,冷凝。

“不破?”

程湘芸忍不住問道。

葉凡收回巨拳,收斂氣息,有些不可思議,道:

“連一點痕跡都冇有,太堅硬了,這裡麵附著很強烈的世界法則、這等手段應該是絕世強者弄出來的。”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縱觀東瀛國和泡菜國曆史,稍微有點曆史底蘊的就是東瀛國,相傳有神武天皇和建禦雷神、天之禦中主神、高禦產巢日神、神產巢日神等等,不過這些傳說的曆史並冇有我們華夏的盤古、女媧那些年代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