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甫以為葉凡想要馴服這些人,在他看來,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這些人之所以被殺肉身,隻剩神魂,葉凡也有份,而且這些都不是華夏人,基本不可能馴服。

葉凡笑了笑,說道:“前輩,謝謝您的提醒,我明白的,我也不奢望馴服這些人,我有自己的用處,我就覺得好玩,多收集一下。”

杜若甫便冇再說什麼,開始和葉凡分攤戰利品,當然,李斷水和程湘芸也有份。

葉凡看過去。

神宮基本已經徹底解體,墜毀,東瀛國武者和泡菜國武者打成一團,歐美武者也被東瀛國武者攔截,要求交出寶物。

終於有人注意到葉凡這些人,也過來要求交出寶物。

杜若甫完全不放在心上,指了指上麵,說道:

“請看上方!”

巨大的水幕上方出現了一個裂口,在慢慢變大,速度雖慢,但很明顯。

而就在這時!

一個人出現在裂口處,縱身一躍,進來了。

“水幕破了?”

東瀛國武者們都很震驚,也很著急。

他們當然知道外麵有無數的外國武者在虎視眈眈,想要儘快解決這裡的事,將這裡的所有人屠殺,奪回屬於神武天皇的寶藏。

在他們看來,這些都是屬於東瀛國武道界的,即使是神武天皇從國外搶過來的,也屬於東瀛國的。

“小子,等我,我去把十握劍引來!”

杜若甫快速奔走,衝進混亂的戰場中,手裡不知何時,拿著一把刀正是東瀛國的名刀之一——村雨丸。

“村雨丸在此,東瀛國的武者們,想要就過來拿!”

他大聲呼喊,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看過來,不僅僅是東瀛國武者。

“華夏武者?把你手中的村雨丸放下,饒你不死!”

果然,馬上就有人追來了。

杜若甫並不急,手中持刀,引動八方雷動,周圍的空間都在顫動,揮動手中長刀,刀威霸道。

“橫斬!”

一道橫斬向前,滾滾殺意奔騰襲去。

帶著腳下的海水不斷沸騰,甚至連海水都化作一把巨大的刀刃追隨而去,無形中有一股披靡大勢。

鏘鏘鏘……

噗……

“啊……怎麼會……”

不少人被擊退,也有人受傷,更有幾個人直接被霸道的刀芒碾殺肉身,隻留神魂驚恐逃出。

他一點都不弱,甚至可以說很強。

“乾坤境中期?巔峰?”

東瀛國武者們有些詫異,看不透他的實際修為。

而這一刀斬出,泡菜國的人對他好感十足,主動靠過來。

“華夏武者,咱們結盟聯手。”一位泡菜國的無邊境武者湊過來,說道:

“水幕已經破了,外麵有我泡菜國諸多強者接應,我們聯手,我保證你能安全出去。”

杜若甫點了點頭,說道:“那邊是我朋友,我們提前佈置好了陣法,咱們去那邊利用陣法等待救援。”

“好!”

泡菜國的人快速奔走,朝著葉凡那邊過去了。

跟隨泡菜國的人不僅杜若甫,還有很多歐美的武者,他們很清楚,這神宮是東瀛國神武天皇留下來的。

東瀛國武者不會讓他們帶著寶物走,肯定會對他們出手,外人自然也就互相結盟,抵抗東瀛國的諸多武者。

葉凡看著大批人過來,雙眼充滿了貪婪。

這些都是絕世高手,手中的兵刃、空間法器中的寶物必定不凡,更主要的是他們都是超強戰力。

他們的神魂都是我的!

“人來了,湘芸、斷水,你們能收集到神魂,儘量彆滅殺,用魂瓶裝起來,我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