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青竹前輩,幫我個忙,搶村正!”

妖刀村正乃是東瀛國第一刀,被一位乾坤境巔峰武者拿在手裡,想要奪過來,談何容易。

青竹劍主微微一愣,冇有立刻回答。

葉凡的聲音再次傳來:

“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咱們一起逃出去。”

他點了點頭,目光快速搜尋,終於找到了手持村正的東瀛國武者,跟身邊的盟友說了幾句。

身影快速在人群中穿梭,盟友們都驚呆了。

“青竹劍主,你……你不受到陣法的壓製嗎?”

“等會兒,我也冇受到了……”

“快走,控陣之人在幫助咱們逃離。”

他們快速奔走。

葉凡逐漸放鬆其他人的壓製,徹底放棄這個陣法不管,他的腳下出現了陰陽圖,快速變化,變成陰陽八卦陣。

將程湘芸和李斷水拉到身邊,丟進內世界。

“青竹前輩,我來了。”

朝著手持村正的東瀛國武者過去了。冇有了葉凡的陣法加持,東瀛國武者們殺進去,現場陷入一片混戰。

葉凡已經抽身而出,腳踩陰陽八卦陣,手持利劍,直指東瀛國手持妖刀村正的武者。

另一邊,青竹劍主也快速穿梭在人群中,直奔此人而去。

化作一陣風。

速度極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殺!”

陰陽八卦陣先行,精準的壓製敵人。

這位乾坤境中期的武者一下子有些懵,感受到陣法的壓製力。

就在發懵的那一瞬間。

一道劍芒從上空而來,直斬而下,簡直淩厲足以劈開這片天地,劍氣激射八方,劍意充滿古意。

他冇想到對方是衝著他來的,一下子有些失神,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揮動手中妖刀村正。

隱約間感覺到了一股殷紅的刀芒充滿霸道、吞噬的狂暴之力,直奔殺去。

“助我!”

他發現還有一位華夏人手持青竹,化作利劍,甚至比上麵的年輕人還要強,隻能求助旁人。

而旁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當人反應過來時,青竹劍主已經殺到他麵前。

一根青竹擊碎前方所有,崩碎空間,化作利劍,鋒芒無比,切割空間,還能延長數米。

噗!

青竹穿過小腹,鮮血順著青竹流下來。

旁邊的人反應過來,卻被周圍恐怖的劍勢壓製,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位華夏劍修。

那種強而有力的壓製力,周身範圍內,形成絕對的領域,暫時隔絕他人,想要殺進來,很難。

青竹化劍穿透東瀛國武者的小腹的那一瞬間,他再次失神。

“殺!”

葉凡手中劍勢引動了周圍大道之力,抽取內世界的法則之力,聚集在手中斷水劍,強行壓下。

噗!

“不……不……”

發出慘叫,難以置信。

利劍已經從他的腦殼壓下,劈成兩半。

青竹劍主的青竹也從腹部往上劃。

就在他的神魂跑出來的一瞬間,葉凡抓住,一隻手搶來妖刀村正,腳一蹬,快速離去。

卻已經有人追去。

一道青色的劍芒掠殺過去,斬向追葉凡之人,強行阻攔。

“青竹劍主,華夏劍修!”

青竹劍主已經冇被東瀛國武者包圍,個個都目露凶光,爆發出來的殺勢如同死神降臨,恐怖而強大。

“居然偷襲……給我殺了他們!”

青竹劍主攔在前方,麵對諸人,他依舊淡定,手中青竹不斷揮舞,劃出一道道青色的劍芒,劍意在不斷鋪蓋,空間不斷被劍氣撕裂。

一時間,十幾位強者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