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輩,不要抵抗!”

青竹劍主打算殺過去時,聽到了葉凡的聲音在耳邊環繞,同時感覺到周圍的空間似乎有異動。

選擇了相信。

徹底放棄抵抗,如果葉凡不能帶走他,將會被敵人殺死。

下一瞬間!

他感覺到一陣噁心,有些頭暈目眩,空間在變幻。

當他定睛看清,已經站在葉凡身邊,有些驚愕,道:

“逆亂八則?”

目光看向原先自己的位置,東瀛國武者們撲空了,同時也很懵圈。

“走!”

葉凡腳踩驚鴻步,速度賊快,朝著頂上逐漸變大的破洞出去。

青竹劍主緊隨其後。

兩人注意到金色的光芒在變弱,那是怒佛真身的光芒。

不約而同的看過去。

杜若甫居然要將肉身融入巨大的佛像中,整個人也是金光閃閃的。

他似乎知道如何取得怒佛真身。

“這傢夥秘密老多了,連這都知道。”

葉凡內心很詫異。

同時感覺杜若甫很神秘,身上肯定有很多秘密。

“彆看了,趕緊走!”

青竹劍主催促了一句,衝出水幕範圍內。

葉凡也趕緊逃離,就在穿過洞口的那一瞬間,他注意到有一個人一直盯著自己,和自己擦肩而過。

“葉凡!”

一名中年女子雙眼大瞪,進入水幕內,和葉凡擦肩而過。

此人便是落天宮長老烏玲!

和她一起的還有十幾位落天宮弟子。

“他居然真的在裡麵!”

隻是葉凡已經遠去。

他們降落下來,看著遍地戰爭,很是團結,並冇有馬上參與戰爭。

“長老,葉凡離開了……”

“馬上傳訊回去,告知宗門!”烏玲急忙說話。

“如果葉凡現在返回華夏,應該是來不及了,畢竟我們都還冇找到北鬥宗弟子的藏身之處。”一位中年男子感慨一聲,道:

“若是我們早點確定葉凡在這裡,可以直接摧毀他們新建的宗門,將北鬥宗弟子引出來。”

“來不及也要傳訊,這是我們的功績!”烏玲大聲命令。

“是!”

“既然咱們都來到這兒了,大家小心,看能不能撿到什麼好東西。”

他們開始在這裡冒險,尋找寶物。

而葉凡和青竹劍主兩人一路狂奔,頭也不回,從北海海域狂奔,朝著太平洋那邊奔走過去。

在茫茫海域中,兩道身影化作兩股風,踩著海麵,卻不曾濺起一滴水。

後麵依舊有人在追!

“狡猾的華夏武者,留下妖刀,否則我等將追殺你們到華夏!”

“搶我東瀛國寶物,我必定追回!”

“青竹劍主,你的宗門將會成為我東瀛國武道界的敵人,還有那個……誰?”

“……”

後麵追擊的東瀛國武者罵罵咧咧,卻始終追不上兩人。

兩人上天入海,瘋狂奔走。

最終消失在一片海域內。

確定了甩掉追兵,這才停下。

兩人相視,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爽朗,不斷迴盪在無邊際的海域中,惹得海裡魚兒一定驚慌,四處奔走。

“前麵有個島,咱們去休息一下。”

停止笑聲,青竹劍主朝著一座島嶼走去。

葉凡也跟著過去,說道:

“前輩,你之前在和歐美人結盟時,你一直都在隱藏實力,你最後幫我奪刀那一招……你至少是乾坤境巔峰吧?”

至少,說明可能在乾坤境之上。

青竹劍主苦笑,道:“隱藏實力的又不止我一個,臨時結盟都這樣,每個人都藏著掖著,遇到自己真正動心的寶物纔會發揮出全部實力。你欠我一個人情,打算怎麼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