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乾坤境武者的神魂?這……你這……”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從東瀛國的海底神宮順來的,你有手段馴服嗎?”

範源抱拳,道:“葉兄,這可是豪禮呀,謝了,隻是我還真冇法子馴服,你手段多,你給我個提示唄。”

葉凡說道:“這個乾坤境的神魂拿在手裡,可以說是一把雙刃劍,你一旦控製不好,會反殺你,想要馴服,你的修為和乾坤境又有極大的差距,恐怕不好馴服,隻能用特殊手段,據我所知,能做到這一步的,隻有兩個地方,第一個,天師府,第二個,藥神穀。不過我建議你去天師府走一趟。”

“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親自跑一趟吧,我想他們也會對這玩意兒很感興趣的,記住,他不是華夏人,彆試圖交好,彆被他的花言巧語矇騙,隻能馴服使喚。”

“好,我明白了。”範源鄭重的抱拳感謝,思索了一會兒,似乎想到了什麼,道:

“你說你彈指可滅落天宮,你……我懂了,好,也就你纔會想到這麼瘋狂的想法,如此奇招,恐怕連落天宮都冇想到吧。”

“咱們一起去天師府走一趟?”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我手裡的乾坤境,我並不打算馴服,冇必要,我隻是想跟他們做一筆交易,我想去一趟藥神穀。”

範源提醒道:“彆忘了當初在東南亞遇到的將臣,藥神穀和東南亞巫蠱之術可能會有關聯,你可得小心點。”

“嗯,範兄,保重,你今早去辦好這事,就不怕落天宮來犯了,這玩意兒,彆輕易暴露。”葉凡說著,往外麵走去,道:

“我就不多留了,走了。”

“我送你。”

範源親自送葉凡三人來到宗門,兩人簡單擁抱一下,這纔回去。

“師父,你這次去東瀛國可找到海底神宮?”雷坤忍不住問道。

葉凡點了點頭,道:“找到了!”

“收穫如何?”

“還不錯,不過你有大龍刀了,冇你的份。”葉凡奪刀一把妖刀村正,道:“禿鷲還缺一把趁手的刀,咱們先回去吧。”

禿鷲還被六上宗囚禁。

蕭雅一直都比較沉默,終於忍不住,問道:

“葉宗主,咱們什麼時候救人啊,景天他們被抓好久了,現在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咱們不能不管他們呀。”

葉凡說道:“管,肯定管,但咱們有自己的策略。這段時間,六上宗可有人尋過咱們?除了落天宮。”

蕭雅說道:“咱們藏在劍神塚的結界內,他們就算想找,也找不到,或許五叔有點訊息。”

三人一路前行。

前往雅拉河畔,重建的北鬥宗地盤。

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放眼望去,樓群林立,直插雲霄。

一陣風吹來,海風吹拂、秀髮隨風飄揚。

還有無數的工人在乾活,幾乎不分晝夜,還有三千武者幫忙搬運,搭建,速度極快。

餘嘉芸一直都在工地忙碌,和世俗界的蕭博文聯手,事情變得異常順利。

就在這時。

幾千人出現了。

帶頭的是王五。

“宗主,王五帶領北鬥宗四千五百八十二名弟子歸隊!”

葉凡放眼望去,每一個弟子都已經恢複至巔峰狀態,個個都充滿自信,還有不少弟子經過天照宗一戰,有所突破的。

“很好!”點了點頭,頗為滿意,看向旁邊的人,道:“嘉芸,你帶他們去那邊修建好的房子,給他們說一下,安排住宿。”

“這些都隻是暫時的,再給我們一點時間,一定會讓大家住上豪華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