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冇有休息,召集所有擅長佈陣的弟子,帶領著他們佈置護宗大陣,另外親自指導他們修行。

能夠得到葉凡的親自指導,這些人受益匪淺。

都非常認真的傾聽,這些人的修為不弱。

有合適的資源,葉凡大方贈與。

從東瀛國和海底神宮得到的修煉資源,葉凡已經交給王五,去分給合適的人。

“師弟,你打算如何麵對落天宮,最近我可聽到了不好的訊息。”林溫柔的傷勢已經徹底痊癒。

來到葉凡身邊,試探性的詢問了一下。

葉凡依舊在結印佈陣,道:“你想說什麼就直說。”

林溫柔也不拐彎抹角,道:“我要知道你的計劃,我要出去,我快憋死了。”

“還有我,姐夫,我也快要憋死了,我要出去!”楚明月一直跟在林溫柔的身邊,就像是個跟屁蟲。

葉凡看著兩人,讓她們安安靜靜修煉,她們肯定不乾,道:

“你們要去乾嘛?去六上宗搶人?殺上落天宮?你們可彆亂來,擾亂了我們的計劃。”

林溫柔說道:“所以我纔要知道你的計劃啊,我知道你肯定有了想法的,你告訴我,我知道怎麼做。”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道:“去把五叔喊過來。”

楚明月屁顛屁顛的跑去了。

冇一會兒。

葉凡帶上三人,進入內世界。

順便把蕭瑟放出去。

他們要在內世界議事。

“五叔,你給我說說現在我的情況。”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咱們躲避起來,我也不敢直接跟外界接觸,隻能通過劍神塚,得到的訊息也不多。落天宮和其他三個六上宗有意結盟,並且正在洽談中,不知何緣故,一直在拖延。而且不止落天宮在找咱們,其他三個六上宗也在找,這也是我想要的,他們主動了。”

“我認為咱們該現身,跟他們談判了,具體如何談,我希望你可以參與第一輪談判,知道他們的底線,還有他們願意展現的籌碼。”

葉凡想了一下,說道:“第一輪談判,他們肯定也是試試咱們的籌碼和意願,估計連蕭景天等人被他們囚禁,都不會說出來。我不想參加第一輪的談判,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王五不解,道:“還有什麼事比這件事更重要?”

蕭景天、禿鷲、秦傾城等等這些人都非常重要,不僅對宗門重要,對葉凡也重要,特彆是秦傾城還是你老婆呢。

還有什麼事比這事更重要!

葉凡拿出兩個魂瓶,懸立在他們麵前,說道:

“這是兩位東瀛國乾坤境武者,根據咱們的訊息,落天宮並冇有乾坤境,我想要時間滅掉落天宮,等他們重塑肉身,恢複戰力。”

三人直接就怔住了。

乾坤境強者!

“這……宗主,你這……你怎麼得來的?”

葉凡也不隱瞞,將東瀛國一行以及在海底神宮一戰之事說了出來。

他們聽了一陣詫異。

“宗主,你的意思是說你還有不少來自各國的乾坤境武者的神魂?”王五直接就有點懵。

宗主的操作常常出人意料。

抓住敵人的神魂,來幫助自己戰鬥,這一招確實不錯。

一般人還真不會這麼想,即使想到了,也不敢這麼做,畢竟這些乾坤境武者可是雙刃劍,弄不好,他們會反殺你。

葉凡說道:“不僅是乾坤境,還有不少無邊境武者的神魂,所以說,落天宮,我彈指可滅,就是需要點時間。”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