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明白了,宗主,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跟這些強者談判、給他們時間重塑肉身、給他們時間恢複戰力。”葉凡很認真的說出自己的需求,道:

“我希望落天宮和其他六上宗達不成結盟,你得想辦法拖住,讓他們看到希望,卻又達不到,一點點的給出誘餌,至少要拖到一個月以上。”

王五鄭重的點了點頭。

宗主的要求合情合理,一個月已經很短了。

“宗主,你放心,我會拖住這三個宗門,讓他們一點點看到希望,直到你那邊弄好。”這是他的工作,職責所在,必須要做好,道:

“隻是宗主,想要控製乾坤境,可不容易,一個月的時間真的夠嗎?還有,如果隻是落天宮,我認為隻需要兩位乾坤境即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到時候你也參戰,我們也可以參戰,殺他個片甲不留。”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所以我要去一趟藥神穀,當初我在東南亞見到了屍祖將臣,從神龍組那邊得知屍祖將臣是從藥神穀轉移過去的,我想他們應該會有辦法幫助我。”

王五問道:“這種手段,我認為天師府也能做到,你可以去天師府看看,藥神穀對咱們似乎不算友好。”

葉凡笑了笑,說道:“這就是我要去藥神穀的原因,我不需要對這些神魂有憐憫之心,他們本就是敵人,而藥神穀的邪門手段,肯定不會好受,會讓他們很痛苦,可以加快達成交易。”

“藥神穀跟咱們可能會有點恩怨,他們會提出要求,我可以跟他們交易,不需要欠人情,完事了兩清,再合適不過;日後是敵是友,再說吧。”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那行,你去藥神穀吧,我會拖住談判的,你想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我還需要再加固護宗大陣,明天出發!”

楚明月湊上來,道:“姐夫,我跟你一塊去吧,我還冇去過藥神穀呢,聽說藥神穀的靈藥、靈寵極多、我想去見識見識。”

葉凡冷笑,道:“你是想去偷人家的東西吧,我去談正事呢,你被瞎胡鬨,你跟師姐出去就行。”

目光看向林溫柔,道:“師姐,你聽到了?知道該怎麼做了?”

林溫柔摸了摸下巴,道:“你還冇說如何救出秦傾城他們呢!”

葉凡說道:“如果咱們拿下了落天宮,咱們的籌碼是不是變得更足了,咱們談判是不是更有力量了?到時候,咱們就掌控主動權,再進行談判,救人會變得更加輕鬆。總之,在此期間,你彆去叨擾六上宗,彆影響五叔他們的談判就行。”

林溫柔歎了口氣。

其實她心中也有自己的計劃,她想闖一闖六上宗,想救人來著。

“好吧,你都這麼說了,我就給你個麵子吧。”她妥協了,放棄自己的計劃,道:

“讓我們出去。”

葉凡將兩人放出內世界。

楚明月有些不滿,道:“師姐,我可從來冇見過你這麼聽話的,咱們真的不去救人了?咱們計劃了很久的行動放棄了?”

林溫柔嘴角一揚,道:“放棄了,我覺得藥神穀比六上宗更好玩,咱們也去藥神穀玩玩唄,今晚出發。”

楚明月的眼眸一亮,抱住師姐,在她的臉上狠狠親一口,道:

“師姐,我愛死你了,嘻嘻!”次日!

葉凡獨自一人踏上前往藥神穀的征途。

冇多久!

天狗宗一位弟子前來北鬥宗求見宗主,級彆不算低,是九長老易荷,隻身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