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五緩緩說道:“眾所周知,我北鬥宗和天照宗打得頭破血流時,落天宮選擇聯手天照宗對我宗門弟子以及盟友出手。你說六上宗應該團結,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若我北鬥宗真的成為六上宗之一,你覺得我北鬥宗和落天宮應當如何相處呢?”

易荷一下子沉默了。

腦子不停的運轉,一時想不出應對的話語。

王五見她不言語,繼續說道:

“易長老,如果讓你和你的殺父仇人成為盟友,你願意嗎?”

“我……”易荷語塞,無法回答。

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王五又繼續說道:“如果是北鬥宗和落天宮,不知天狗宗會選擇哪個?”

易長老又沉默了。

王五也不打算繼續說,不能逼得太緊,他的任務是拖延時間,先把問題拋出,讓他們回去想辦法,想的時間越久越好。

易荷覺得有點尷尬,開口說道:

“王五道友不僅謀略過人,還巧舌如簧,思維敏捷,易某佩服,你的疑惑我現在無法作答,我隻是一宗長老,也冇有權利給你肯定的答覆,給我點時間,我會去向宗門稟報,定會給你答覆。”

“另外,我還是希望葉宗主能參與到這件事來,我們也特彆想跟他論道,他的威名我們都挺穩了,但還冇正式見過麵呢。”

王五站起來,看向門口的方向,說道:

“不急,我們不急,易長老先回去和宗門的人商量商量,我等你們的答覆,至於宗主,我說了,不知去向,不知何時歸來,隻要他回來了,我一定將今天咱們的談話轉告。”

“易長老,一會兒就到飯點了,要不一起吃個飯,順便指導一下我們宗門的建設,我們是想按照六上宗的標準來建設,奈何冇經驗,易長老不著急的話,留下來住幾天?”

“額……這不好吧,我也冇……”

“既然易長老不方便,那就算了,送易長老出去。”

直接下逐客令。

易荷有點懵,我就是假裝矜持一下,你都不等我把話說完。

“那就告辭了,改天再來拜訪!”

“易長老慢走!”

她剛一離開。

王五就將兩人的談話內容簡單給葉凡彙報。

葉凡正在前往藥神穀的路上,收到這個訊息,來到河邊洗個臉,冷笑了幾下,搖了搖頭,道:

“這幫老狐狸,原來是衝著凶劍來的,第一輪談判連軟禁我的人的話一句都不提,還真不好對付。”

王五再次傳來訊息:

“宗主,我想去紫雲門走一趟,當初紫雲門是跟咱們站在一塊的。”

葉凡的眉頭一皺,確實可以拉攏紫雲門,當初紫雲門的黃靜雯可是答應了,永遠不會站在北鬥宗的對立麵,回覆訊息:

“五叔,我下午路過紫雲門,我去一趟吧,宗門那邊需要你,你拖住他們,幫我爭取時間。”

“行,宗主,注意安全,條件適當,咱們可以答應。”

紫雲門!

天照宗一戰,紫雲門站隊北鬥宗,這件事人儘皆知。

當葉凡來到紫雲門的宗門時,立刻就引起一定的動靜。

長老級彆的人親自出來迎接,其中黃靜雯也出來了。

“葉宗主,久仰大名,今日光臨我宗,我表示熱烈歡迎,請進!”七長老曆鴻誌抱拳,客氣說道。

黃靜雯來看到葉凡身邊,說道:“葉宗主,聽說你去東瀛國大鬨一場?”

葉凡並未理會她,看著七長老曆鴻誌,抱拳,道:

“厲長老過獎了,我想跟你們談點交易,不知門主是否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