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鬥宗和落天宮必定有一戰,以目前北鬥宗的戰力,就算聯合了之前的所有盟友,恐怕也是有巨大損失,而且落天宮不可能毫無準備,據我所知,落天宮最近和其他三個六上宗接觸頻繁,頗有結盟之意。”

“一旦四宗結盟,葉宗主開出天價來,我們也不敢結盟的,畢竟命都冇了,一切都冇有了意義。”

他在幫葉凡分析利弊,這是在給葉凡施壓。

葉凡冇有著急,淡淡的說道:“黃門主,你也說了,咱們不彎彎繞繞,有話直說,你開價吧!”

黃開濟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葉宗主有什麼寶物能抵得上一個六上宗的呀,不如葉宗主主動點?”

葉凡不廢話,取劍!

嗡!

凶劍出現在眼前,一時間,古老的劍意瀰漫在八方,一股大勢澎湃洶湧。

在場眾人都緊張了。

雙眸貪婪的盯著眼前的凶劍,但又在極力掩飾。

“黃門主,你覺得它如何?”

葉凡很隨意。

黃門主儘力掩飾內心的貪婪,不可硬搶,否則會死,也肯定不會全部占有,葉凡也不可能給。

踏入新世界的資格連三仙門都眼紅,葉凡絕對不會徹底放棄。

“葉宗主這麼直接,那我也不遮掩了,五個名額,若有倖進入新世界,我希望我紫雲門有五個名額。”

這五個名額落在宗門的哪個弟子,日後再做篩選。

葉凡緩緩的說道:“黃門主,踏入新世界的途徑,方式,具體能進去多少人,一切都處在未知吧,你現在要五個名額,萬一到時候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樣,你不怕吃虧嗎?”

黃門主的眉頭一皺。

這些年以來,六上宗的各個宗門都對新世界,對仙蹟有所研究,對於途徑、方式都有所瞭解。

他們堅信自己的調查是對的。

“這就不勞煩葉宗主費心了,隻要葉宗主允諾,盟約即刻達成。”

他直接一錘定音。

葉凡的餘光看向他人,那些人都紛紛點頭。

收起凶劍,說道:

“既然你們相信自己的調查結果,那我就答應你們,給你們五個名額。”

眾人一下子激動了。

根據他們的調查,一把凶劍能帶進去的人不超過二十人。

一位老者說道:“葉宗主,你既然答應,那就應該表現出誠意。”

葉凡疑惑的看著他,問道:“如何表現?”

“凶劍不應存放在你手中,應該屬於我們共有,雖然我們名額少,但我們也有份,至少不能在新世界開啟之前,凶劍被搶。”老者緩緩說著,道:

“不是我們不相信你的能力,隻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萬一凶劍被搶,損失的可是我紫雲門,還希望葉宗主理解。”前往新世界的鑰匙不會丟失。

聽著有道理,但葉凡並不想這麼做。

凶劍據邊陲魔鬼之角的邊陲老人所說,這其實是從修仙時期遺留下來,封印這個世界和新世界關聯的鑰匙。

同時也是一把神劍,擁有它,可增強戰力。

捨棄一把神劍,葉凡自然是不捨。

思索片刻,道:“那你覺得應該存放在哪裡比較安全呢?”

一位老婦開口道:“可以放在我紫雲門,此乃六上宗之一,誰人敢殺進來,況且,此事隻有我們在場的人知道,絕對不會有事的。”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你們覺得在我身上可能會被搶,我也覺得在你們這兒會被搶,天照宗也是六上宗之一,還被滅了呢,冇什麼不可能的。”

老者的眉頭一皺,看來是誰也不相信誰,僵持不下去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