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派出所的人來了,繼續審問,並且要帶去派出所。

無論派出所的民警如何審問,他們兩人都是一樣的答案。

“警官,我真的不知道那些錢和黃金怎麼出現在我的包裡,我真的冇有偷。”

葉凡始終堅持自己的原則。

終於過了一個小時。

民警過來表示事情查清楚了。

確實是被冤枉的,並且已經抓到其中一個嫌犯,對方也已經認罪。但並冇說有人在幕後指使。

葉凡和李明珠終於可以出來。

正好看到李伯仲從所長辦公室出來,所長親自送出來。

“爸,查清楚了嗎?是不是四叔?”李明珠很氣憤。

無緣無故被冤枉,氣死人。

李伯仲言語冰冷,說道:

“雖然嫌犯堅決否認,但這件事肯定跟你四叔有關,還真是陰魂不散,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走出派出所,看向太陽已經偏西。

耽誤了一個上午的時間。

現在停留在半路上。

“先去找個地方吃飯!”

三人和四個保鏢找了附近一個看起來不錯的飯店吃飯。

吃完飯。

李伯仲表示租幾輛車前往海州市,距離不遠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就到。

高鐵人多,容易再出這樣的事。

其他人表示讚同。

保鏢開車。

車子直奔高速、國道。

如果順利的話,下午三點半就能到。

“哎,還是自己開車爽。”李明珠伸了個懶腰,依靠在副駕駛上,打算睡覺。

葉凡和李伯仲坐在後排。

李伯仲給葉凡講解李家奶奶的病情。

突然!

車子猛刹車!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司機也嚇了個半死。

“怎麼回事?”李伯仲看向前方。

前方是車禍現場,路已經被堵死。

七八輛車連環相撞,還有大貨車翻倒,橫在路中,車子完全過不去了。

這裡可是高速。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

看到不少傷人從車禍的車裡爬出來,帶著大量的鮮血,還有孩子在哭。

李明珠有些埋怨,道:“應該用導航的,它會提前告知。”

葉凡說道:“導航也冇用,這車禍是剛剛發生的。我得去救人。”

打開車門,跑過去。

看到十幾個傷員。

每個人都帶著鮮紅的血液,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

有人在沉默,有人在哭泣。

“讓讓,我是醫生,我看看他的情況!”

葉凡擠進人群,看到一個血肉模糊的男子,奄奄一息,身上全是血。

從圍觀的人口中得知,此人開的是日係小轎車,被兩輛大貨車夾在中間,成了夾心餅乾,車已經變成廢鐵。

還有一口氣都是運氣好。

葉凡急忙打開醫藥箱,緊急救人。

“還有醫生嗎?現場還有醫生或者護士嗎?幫幫忙。”

葉凡施針救人,看向圍觀的人。

“我是護士,需要我做什麼?”

一個女孩走過來,清純秀麗,很熱情。

葉凡說道:“清理傷口,進行消毒,我先穩住這個,等會兒我要動手術。”

女孩有些尷尬的看著他的醫藥箱,說道:

“你是中醫?我……我不懂中醫。”

葉凡愣了一下,說道:

“那就用你的西醫的方法處理,我的東西都在這兒了,需要什麼,你自己拿。”

雖然條件簡陋。

但必須得救人。

葉凡以銀針控製住傷員的氣息,總算將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真厲害,這都能救回來。醫生,你這麼年輕的中醫很少見耶,你是哪裡人啊?”

“我一直以為中醫隻有老頭子,冇想到這麼年輕的小夥子也有這樣的醫術,真是後生可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