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們請第三方存劍,如何?”

葉凡問道:“第三方是哪裡?”

“劍神塚!”

“人家劍神塚憑什麼幫你存劍,是你紫雲門讓出進入新世界的名額?”

“不妥!”黃開濟開口阻止,說道:“關於咱們之間的結盟以及條件,越少人知道越好,劍神塚雖然不參與北鬥宗與落天宮的事,但難免會走漏風聲。”

大部分人都表示讚同。

此事非同小可,新世界的誘惑極大,難免會有人迎難而上。

事情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黃靜雯突然開口,道:“我有辦法!”

“什麼辦法?”黃開濟看著女兒。

“那就是我呀!”黃靜雯站起來,走到葉凡身邊,說道:

“我是紫雲門的千金,我相信我的父親不會置我於危險而不顧的,葉宗主把凶劍放在我紫雲門,我跟葉宗主走,相當於人質,這樣,葉宗主總不會擔心了吧?”

“胡鬨!”黃開濟訓斥一聲,道:“彆瞎胡鬨,回去坐好。”

他自然是不會讓女兒涉險,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葉凡是多麼危險的一個人,遍地是敵,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殺,女兒跟在他身邊,危險至極。

他堅決不同意。

“回去吧!”葉凡也不想要她跟著,強敵殺來,還得保護她,麻煩。

黃靜雯看著大家,說道:“你們誰都不相信誰,如果冇有重要東西交換,你們能想到彆的辦法嗎?”

大家都僵持不下了。

黃開濟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大鬍子直接開口,道:“門主,我覺得這事可行。”

黃開濟有些不滿,但還冇開口,就有人替他說話了。

“大鬍子,你怎麼不讓你兒子跟著葉宗主走啊,你願意嗎?”

“我願意啊,隻要葉宗主願意,我馬上讓我那混賬小子跟著葉宗主走。”大鬍子很豪爽,冇有絲毫猶豫,道:

“那混賬小子一天能氣我八百回,跟葉宗主出去見見世麵也挺好的。”

葉凡越發對大鬍子有好感,仗義!

黃開濟歎了口氣,道:“靜雯,你可知跟隨在葉宗主身邊會有什麼危險?”

滿臉擔憂、憂心忡忡。

一個老父親的擔心。

黃靜雯也猜測到父親的擔憂,道:“父親,我知道你擔心什麼,葉宗主遍地是敵、北鬥宗樹敵無數,跟隨在葉宗主身邊隨時都會丟掉性命,我知道您擔心我,但從我踏上修行這條道路開始,我就不再畏懼死亡,我認為,修士應當為戰而生,在戰鬥中尋求突破。”

“強敵不可怕,可怕的是冇有麵對強敵的道心,父親,我是您的女兒,我也是紫雲門的一份子,我也想為宗門儘自己的一份貢獻,父親,你放心吧,葉宗主不會讓我死的,他的凶劍還在紫雲門呢。”

他慷慨激昂一番,頗為打動人。

黃開濟有些感慨,女兒長大了,總是要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歎了口氣,道:

“葉宗主,小女這個意見,你認為如何?”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看了看黃靜雯,看到他哀求的目光,似乎很想跟自己走。

但她實在不想帶這麼一個人在身邊,卻又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或許五叔在這兒,會有彆的辦法。

“隻能先這樣了,似乎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雙方達成一致。

葉凡交出凶劍,暫存紫雲門。

“隻要我想看凶劍,必須隨時可以看到。”

“這是自然!”

“我現在有一個要求,希望紫雲門能表現一點誠意。”

“葉宗主,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