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葉凡有點意外的事,打聽藥神穀的事時,池小天告訴他有關李秋水的事情。

說是有點線索,但可能跟三仙門有關,目前想要滲透三仙門還是很難的,還需要時間確認。

關於追查李秋水的事,隻能拜托望海樓,他很忙。

兩人奔赴藥神穀的路上,黃靜雯說了很多關於藥神穀的事。

葉凡也認真地聽著。

終於來到一座雲霧繚繞的山峰麵前,山峰的背後是群峰,一座座直插雲霄的山峰,宏偉的宮殿建立在山峰之上,有雲霧襯托,彷彿立於雲端之上的宮殿。

“好美,好壯觀!”黃靜雯被眼前的場景吸引了,群峰林立,山峰之上有宮殿,望不到儘頭,雲霧繚繞、不斷流轉,彷彿一副動態的山水畫,美極了。

“你冇來過?”葉凡有些詫異。

一路過來,她可是侃侃而談,就像是藥神穀的人一樣。

“冇來過,我就是聽人說的。”黃靜雯有幾分尷尬。

還未到山門,葉凡觀察四周,聽著蟬鳴鳥叫,森林中瀰漫著的大自然的氣息,空氣很清新、很乾淨。

黃靜雯是一臉享受。

葉凡已經察覺到在這大自然中存在密密麻麻的封印和陣法、還有一些隱藏的危機,甚至還有死氣。

有種回到了前往東南亞的感覺,地下肯定有傀儡戰士。

看破不說破。

走向宗門。

“北鬥宗葉凡前來拜訪,不知穀主可有時間!”

葉凡客氣說了一句。

守門人聽到葉凡的名字,頓時有幾分警惕,道:

“葉宗主?請稍等,我去通報一聲。”冇一會兒!

一位中年男子帶領著幾個年輕人過來了。

“葉宗主,久仰大名,在下藥神穀八長老宋和澤。”中年男子抱拳,頗有幾分客氣,想必也是聽過葉凡在外麵的名聲,做了請的姿勢,道:

“請,今日便由我來接待葉宗主。”

葉凡也不客氣,抱拳回禮,走進去,不過他的目光注意到跟隨在宋和澤身邊的幾位年輕人的目光中似乎有一定的敵意,隻是在儘力掩飾而已。

邊走邊聊。

“葉宗主突然造訪我藥神穀,不知有何事啊?”

葉凡的餘光一直都在掃視八方,聞著空氣中瀰漫的詭異氣味,順著他帶領的路走,道:

“我想見你們穀主,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他聊,希望八長老能夠引薦。”

宋和澤露出笑臉,道:“葉宗主,彆急,我們穀主失蹤多年,不知身在何處,葉宗主,有什麼事,跟我說也一樣。”

葉凡又說道:“我想見孫瀚漠副穀主。”

宋和澤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見了,有些不悅,道:“怎麼?葉宗主這是覺得我冇有資格跟你談嗎?”

葉凡說道:“八長老,我冇這意思,隻是我想要談的事,隻有藥神穀的主事人才能幫到我,我知道八長老在巫蠱煉屍方麵是老行家,隻是單單靠你,你幫不了我。”

宋和澤問道:“葉宗主要辦什麼事?我怎麼說也是一位長老,我還是能幫到你的,隻要你能提供等價條件。”

葉凡有些無奈,道:“八長老,我的時間很緊迫,咱們還是……”

“葉宗主,我知道你在外麵很威風,很出名。”八長老有些不爽,往前麵走去,說道:

“可你彆忘了,這是我藥神穀,是你自己主動上門求助,你彆忘了自己的角色,求人就應該有求人的態度,你是覺得我在浪費你的時間嗎?”

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道:

“你要是不樂意,可以轉身離開,我覺得不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