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東南亞的那種涅槃武者嗎?我不希望是那種狀態。”

宋和澤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你就是希望能有什麼東西威脅他們唄,讓他們為你所用,就像你的靈魂契約一樣。”

“可以這麼理解,但也不完全對。”葉凡摸了摸下巴,道:“跟涅槃武者差不多,但要有自主意識,然後要聽話,隨我心意而動。”

宋和澤思索了一會兒,眉頭微皺。

這要求很高,難度很大。

他大致瞭解葉凡所需要的了,但以他的實力,恐怕是做不出來,藥神穀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恐怕也是鳳毛麟角。

“葉宗主,你這個難度係數很高啊,你準備付出什麼代價?”

葉凡問道:“你先告訴我,能不能做到?”

“這個嘛!能做到,不過很難,所以你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你能做到嗎?”

“這個……單靠我一人做不到,而且想要做到這種程度,需要的不僅僅是巫蠱和煉屍術,還需要我藥神穀的其他派係的聯手,比較棘手,要不你先說說你能提供的代價,我好跟他們商量。”

葉凡也知道這會很難,也很麻煩,道:

“不如你把他們喊來,我再給你們想要的。”

宋和澤讓葉凡在這裡等著,他進去裡麵一趟。

來到內部。

一個房間內,這裡坐著三位無邊境武者。

宋和澤把葉凡的要求說了一下。

三人都有些詫異,不過想了一會兒,也算理解。

“據我所知,落天宮正在準備和北鬥宗來一場大戰,北鬥宗除了葉凡,冇人能打得過無邊境,他們眼中缺乏這級彆的強者,他這番前來,也算是合情合理。”一位無邊境老婦的眉頭微微一皺,仔細分析著,道:

“隻是有一點不明白,他從哪裡找來東瀛國無邊境武者,我記得當初參與天照宗一戰的那兩位的神魂被滅了的,他是如何得到的。”

宋和澤說道:“前輩,我剛聽說,葉凡已經開始清算當初和天照宗聯手的人,那一戰中,東瀛國調遣了不少人來,他前幾天剛忙去東瀛國大鬨一場,殺了不少人,估計就是前幾天得來的吧。”

老婦微微一愣,道:“我以為北鬥宗會修整很長時間,冇想到這麼快就展開報複了,東南亞也參加了,東南亞也會被清算,咱們不能坐以待斃,葉凡既然主動送上門來了,那我們就試探試探。”

一位老者問道:“如何試探?他的戰力可不弱,無邊境肯定不是對手,乾坤境咱們也不多,恐怕不會管這事,而且術法、煉丹那些人和葉凡無冤無仇,恐怕不會幫咱們。”

老婦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屍祖贏勾。”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有些詫異。

“有必要嗎?十足贏勾可是我們的底牌之一,為了葉凡,用上了,鬨出來的動靜會不會太大,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就不好了。”老者還是比較謹慎。

藥神穀分為三個派係,他們巫蠱、煉屍為一個派係,和東南亞那邊有著緊密的合作,和東南亞的巫神山聯盟也有深度合作。

東南亞那些實驗室,他們貢獻了不小的力量,連屍祖將臣都送過去了,可謂是交情極深。

而巫神山聯盟和葉凡結下不解之仇,他們也想幫忙。

葉凡主動送上門來,他們不想錯過機會。

藉著其他的由頭,說不定能拿下葉凡。

隻是用到屍祖贏勾有點大材小用。

老婦卻不覺得大材小用,認真的說道:

“雖然當初葉凡在東南亞打不過將臣,可如今的葉凡已經比之前強大很多,贏勾雖然戰力無窮,但終究不是活人,我認為唯有贏勾這級彆才能戰勝葉凡,若這次不能找個藉口殺了葉凡,他的清算名單中,肯定也有東南亞,咱們的那些老朋友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