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的眉頭微微一皺,依舊在感應。

他感應到了山峰內有東西,那是一個人,一個高大的人,足足有五米高,而且似乎還有意識,又好像冇有自主意識。

被很複雜的手段封印於此。

這正是自己想要的狀態。

“八長老,這是什麼?”葉凡忍不住問道。

宋和澤得意一笑,道:“屍祖贏勾!”藥神穀內。

某一個結界內,一個妙齡少女青春美麗、一頭長髮披肩、微風吹來,迎風飄蕩,身穿古裝,像極了仙子落入凡塵。

她站在一座山峰之上,周圍瀰漫著暗黑色的死氣,一縷一縷的環繞,還會有蠱蟲在周圍振翅飛翔。

就在三十米的前方,站著一個男孩。

男孩看起來十二歲左右的模樣,舉手投足間卻彷彿牽動了周圍的八方空間,一座座封印隨著他的手法不斷變換,還有陣法也在不停的變幻。

抬手一揮間。

劃破長空,一個封印化作金色的箭羽殺向遠方的一座大山。

轟隆巨響,大山被夷為平地,出現一條萬米長的裂縫。

猛然間!

他睜開了雙眼,稚嫩的眉頭微微一皺。

“浩哥,怎麼了?”

前方的妙齡少女見他的狀態,問了一句。

男孩看向某個方向,說道:

“有修仙者的真氣接觸到了贏勾,這位修仙者不弱。”

少女有些不解,說道:“不應該吧,如果有強大的修仙者殺進來,藥神穀的弟子應該會通知你,你就算不管事,可你還是藥神穀的穀主啊!”

男孩思索了一會兒,輕輕打一個響指。

天空出現了一道口子。

一位武者出現,慢慢降落下來,單膝跪下,雙手抱拳,恭敬道:

“穀主,您找我?”

“孫瀚漠,外麵發生了什麼?”男孩嚴肅的詢問。

孫瀚漠是藥神穀的副穀主,平時藥神穀的所有事物都是他在主導,穀主就是個甩手掌櫃,極少出去。

連宗門之人都冇幾個人見過,就算行走在宗門內,估計會被當成外人趕出去。

曾經有人向副穀主孫瀚漠提議,推翻穀主,取而代之,但被他拒絕了。

被人不知道穀主的恐怖,但他確實非常清楚的,估計得來曆也是極為神秘,說出來能鎮壓八方。

穀主的強大超出他的想象,隻要穀主願意,一招便可拍死他。

聽到穀主的話,有幾分疑惑,道:

“穀內一切正常,並未發生什麼大事,穀主,難道您察覺到什麼?”

這位穀主的能力神秘莫測,陣法、封印、巫蠱、煉屍、煉丹、禦獸等等,樣樣在行,乃是一個全能的修仙者。

冇錯。

藥神穀的穀主是一名修仙者,修為還不低。

穀主緩緩說道:“有修仙者的真氣觸碰到了贏勾,此人還不弱,冇有動靜?”

孫瀚漠頓時臉色一變,道:

“屬下失職,我馬上去調查,不過還真冇聽到什麼動靜。”

“冇動靜,那就是我藥神穀的人主動讓他接觸的。”穀主思索了一會兒,有幾分不解,道:

“你去看一眼,彆打草驚蛇。”

“是!”孫瀚漠轉身出去。

一身冷汗浸透了衣衫,摸了摸額頭上的汗珠。

快速前往贏勾的封印之地,非常嚴肅,帶著一臉的冷漠。

直接找到這一脈的負責人,詢問情況。

“副穀主,是葉凡……”老者冇想到這件事驚動了副穀主,還親自前來詢問,道:

“最近外麵一直盛傳的葉凡,前不久帶領北鬥宗及其盟友滅了六上宗之一的天照宗,此人最近風頭極盛,同時和東南亞那邊的武者也有些恩怨,我們這一脈和東南亞有不少合作,其中一些合作項目被葉凡毀了,他這次主動送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