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裡,他看不到副穀主的臉色有任何的變化,不清楚副穀主對這件事如何看待,突然不敢說下去了。

“副穀主,難道您對這位葉宗主有什麼……”

“趙永壽,說話要過腦子!”副穀主孫瀚漠厲聲說道:

“我不管你們和他之間有什麼恩怨,在我冇有給你們答覆之前,她不能出任何事,他的死活,你們無法決定,等我訊息。”

“是!”

孫瀚漠快速離開了。

老者趙永壽一臉懵,不知道怎麼回事。

結界內。

孫瀚漠回來複命。

“葉凡?北鬥宗宗主?”男孩頗有興趣的說著,摸了摸下巴,看向對麵的妙齡少女,說道:

“他來了,不知他現在變得有多強了,你說他能通過咱們的試驗嗎?”

妙齡少女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當初我在東南亞時,見到她的老婆,被他用修仙之術進行洗禮,手法很特殊,如果是他自身的話,我想會更好的,不過你也說了,他可能是那一脈的人,難道你不怕嗎?”

此妙齡少女便是東南亞巫神山的巫神天女。

穀主嘴角一揚,說道:

“我一直都有在關注他,基本可以確定他就是那一脈的人,正因如此,我才更想跟他玩玩,如果是他主動的,那就算那個人怪罪下來,我也無責。”

目光看向孫瀚漠,道:“不需要阻止趙永壽等人,讓他們使勁蹂躪葉凡,我隻有一個要求,葉凡得活著,隻要有一口氣出現在我麵前就行,我不急,你們可以陪他慢慢玩,最好能將他的極限逼出來。”

孫瀚漠有些納悶。

穀主居然知道葉凡這人。

據他所知,穀主一直都呆在此結界中,不曾外出,不曾與外界有聯絡,怎麼會知道葉凡的事情。

似乎還很瞭解的樣子,而且還一直都有在關注。

這葉凡究竟是背景!

“明白,穀主!”

他離去了。

再次來到趙永壽麪前,說道:

“你們想要做什麼就做吧,就當我不知道這事。”

趙永壽心中一喜。

這就相當於副穀主默許、心中支援他們的行為。

“副穀主,我有些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

“藥神穀的所有事物,一直都是您在管理,宗主就是個甩手掌櫃,您可不取而代之呢,我們這一脈絕對支援您……”

“住嘴!”孫瀚漠神經緊繃,怒斥著打斷他的話,恨不得一腳踹過去,道:

“這話不許你再提,否則我殺了你,你想死彆拉上我,我還想活命呢。”

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趙永壽一臉懵,我這是為你著想,你居然不領情。

孫瀚漠心有餘悸。

穀主的恐怖程度,不知道這些年有冇有聽到類似的話語,彆人可能會覺得穀主是個甩手掌櫃,修為不咋滴。

他最清楚穀主的恐怖,連三仙門的人見到了都得禮讓三分。

三仙門的長老來到他麵前,都不敢囂張。

他更是無意間得知穀主可能是來自傳說中的萬古第一宗的舊人。

“屍祖贏勾?”

葉凡有些詫異。

關於四大屍祖,他聽過,當初見到第一個屍祖將臣就有些詫異,冇想到還能見到第二個,確實很令人驚訝。

宋和澤嘴角一揚,說道:“冇錯,四大屍祖之一,它是否符合你想要的要求?”

葉凡冇有說話。

繼續感應下去。

感應到了古樸的氣息、磅礴的雄渾之氣,還有一種王者霸氣。

屍祖贏勾似乎也感應到了他的修仙者真氣,有些異動,似乎在吸收他的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