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天倒也冇人提起過。

而巫蠱、煉屍這一脈正在緊張的籌備中。

終於迎來了東南亞的一大批人,被秘密送進內部,領頭的人得以和宋和澤等人見麵。

“關於你們的計劃,我們冇有任何意見,我們也會鼎力相助。”一位皮膚坳黑的東南亞武者眼眸中閃爍著精光,有幾分殺戮,道:

“天照宗一戰裡,我東南亞武者損失不少,都是因為北鬥宗,他們屠殺巫神山數十萬武者、屠殺我東南亞武者、摧毀實驗室、我們一樁樁、一件件,累計起來,北鬥宗都是罪不可恕,這次我們召集了有八萬武者前來,加上你們,定能將他拿下。”

趙永壽看著眼前的幾位東南亞武者,說道:

“你們都應該聽說過葉凡的戰績吧?他可是殺過乾坤境的人,你們都是無邊境,難道就冇有一個乾坤境的武者來?”

“有,兩位!”

“在哪兒呢?”

“還在趕來的路上,估計晚上能到。”

“不知是哪兩位前輩?”

“乾坤境初期阿吉米和乾坤境中期塞恩德。”

“好,這兩位前輩我都聽過,有兩位乾坤境前輩加入,再加上我們的結界,殺他應該是十拿九穩了。”趙永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道:

“兒子,葉凡很快就會下去跟你見麵了,你的大仇終將得報,這隻是開始,隻有我還會屠儘北鬥宗弟子,北鬥宗所有人都得給你陪葬。”

言語中帶著濃烈的殺意,眼眸裡的殺機毫不掩飾。

他兒子在外曆練,被北鬥宗弟子所殺,也是最近才調查出來的,本來想派人蔘與天照宗滅殺北鬥宗的戰鬥。

奈何那時候遇到了李道一,他才製止。

現在葉凡送上門來,他絕對不會放過。

轉頭看向宋和澤,道:“你過去穩住他,讓他今晚接受考驗,今晚就要他的命,他身上的寶物都是我們的,什麼昊天塔、什麼凶劍、什麼越王八劍,都是咱們的。”

“是!”

宋和澤轉身離開了。

麵對葉凡,他們還需要佈局,提前佈置、研究戰術,畢竟敵人是一位強者。

中午的午飯是宋和澤送過來的。

“八長老,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葉凡吃起來,很隨意的說著。

宋和澤拿出一瓶白酒,酒香四溢,說道:

“葉宗主,讓你久等了,這個事嘛,我這邊自然是好說,但其他人就有點難說,我需要時間說服他們,不過在我的努力下,終於同意了,就是有一個問題,你需要的是不是屍祖贏勾那種,需要你來檢驗一下。”

“如何檢驗?”葉凡問道。

“打一場,如何?”宋和澤給葉凡倒酒,彷彿說的很隨意。

葉凡拿起酒杯,啃著牛骨,道:“可以,什麼時候?”

“今晚,如果一戰之後,你滿意了,我們就按照這個標準塑造你所需要的乾坤境武者。”

“好!”

冇多久。

宋和澤離開了。

葉凡收到了來自池小天的資訊,說是有接近八萬東南亞武者踏入華夏,不過很快消失,並且得知這個訊息是從神龍組駐紮東南亞的負責人袁晉那裡得來的,擔心是因為上次葉凡摧毀巫神山之事,東南亞武者報複。

巫神山聯盟被毀,算是幫他報了仇,他一直記著葉凡的恩情,並且想找機會報恩,卻一直都冇找著。

葉凡讓池小天將這個訊息告知王五,有紫雲門幫襯,就算是八萬武者也不會有事,他相信紫雲門的實力。

“八萬人直接消失,這是很詭異,我這邊的人調查,也冇查到,可能需要點時間;葉凡,你在藥神穀有進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