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萬人衝過來,而他們在不斷的被壓製趴下,修為低的人直接被壓得爆體而亡,湖水被染紅了。

爛肉橫飛、腦漿炸裂。

似乎冇有一個人能衝到他的麵前,破道境也不例外,都被壓製了,筋骨寸斷,化作一灘爛肉。

數萬人直接死在眼前。

“這……他到底什麼修為?”

躲在暗處的東南亞武者直接就震驚了。

他們聽過葉凡曾殺儘巫神山,屠殺無數武者,是一位強者,但冇想到居然這麼強,連破道境都被碾壓成肉泥。

“聽說他殺過乾坤境初期。”旁邊一位藥神穀的武者解釋了一下。

“什麼?他殺過乾坤境?”這位東南亞武者直接無語,瞪著他,道:

“顏泰河,你跟我們聯絡的時候,你怎麼冇說?”

顏泰河苦笑,道:“你們也冇問呀,我以為你們知道呢,這件事在我華夏有很大的影響,很多人都知道的,我還特意讓你們請乾坤境,難道你們冇想到?”

“……”這位東南亞武者想罵人,但還是壓製住了,看向不遠處的一位乾坤境前輩,道:

“前輩,你看如何?”

這位便是來自東南亞的乾坤境阿吉米,剛開始來時,滿臉的自信,眼神中充滿高傲,當他聽到葉凡殺過乾坤境時。

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故作鎮定,說道:“我看他和屍祖贏勾的對戰,不分伯仲,若是加上我,應該可以殺他,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建議啟動結界壓製。”

顏泰河馬上說道:“行,我馬上請示,稍等片刻!”

藥神穀,某結界內。

穀主林浩和巫神天女站立虛空,觀看著眼前的一塊如同液晶電視般的熒幕,看到葉凡的戰鬥。

兩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時不時的還思考。

“屍祖贏勾都居然打成了平手,這葉凡的成長速度驚人呐!”巫神天女有些詫異,在看到葉凡以大勢壓死數萬人。

記憶中,當初葉凡在東南亞是修為還不算很高,冇想到如今已經提高了好幾個層次,實屬想不到。

穀主林浩嘴角一揚,說道:“畢竟是袁天罡一脈,如果冇有這樣的天賦,那也不能稱之為袁天師最成功的作品,而且屍祖贏勾被無邊境操控,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打平手也不算啥。”

林浩雖是小孩模樣,但說話老成,語氣滄桑,飽含歲月。

彷彿經曆了千秋萬代,心境極穩。

巫神天女點了點頭,說道:“東南亞來了這麼多人,都是送死的,唉,這世間想要殺葉凡,幾乎是不可能,除非是新世界的人過來。”

林浩看了她一眼,說道:“你還彆說,這是很有可能的事,九劍已經出了七劍,第八劍也已經被人尋到,相信不久後將會被人取得,屆時,將會風起雲湧,這不僅僅是一場前往新世界的戰場,國外諸多武者將會蠢蠢欲動。”

稍微猶豫了片刻,似乎陷入沉思,道:

“恐怕八千年前的那場舉世伐華夏的場景會再次重現,根據我的訊息,已經有不少老怪物在蠢蠢欲動,早在百年前就佈局,為的就是今朝。”

巫神天女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曾經的萬古第一宗,因為那一戰,散了,便有瞭如今的藥神穀,浩哥,還有多少人活著?”

林浩歎了口氣,道:“我這些年一直都在尋找,聯絡,不過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了,也不願過來,不過有個好訊息,杜若甫可能會來,他前幾天剛給我訊息,有八年前冇見到他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