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巨劍斬下,血液迸濺、屍體橫飛、殘肢斷臂到處都是。

無數的神魂逃出,充滿驚恐。

而一隻大手出現,朝著眾多神魂抓去。

抓住了乾坤境武者塞恩德的神魂。

葉凡並未理會其他神魂,修為太低,他不需要。

而他的身影宛若憑空出現,直接站在乾坤境阿吉米的麵前,一道劍芒掠過。

噗!

阿吉米的腦袋飛起,他整個人都是懵的,反應不過來。

脖子飆射出十幾米高的鮮血。

神魂驚恐逃出。

葉凡隨手一抓,捏住神魂,裝瓶。

一套動作乾淨利落。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還未參戰的人已經想要逃出結界、參戰受傷的人滿臉恐懼,想要逃出結界,彷彿看到了世間最大的恐怖。

“他……他是魔鬼……魔鬼啊!”

“怎麼會這麼強……”

“快開結界,我要出去!”

“打開結界啊,放我們出去!”

“……”

無數人在呼喊,他們想逃。

卻發現結界出口無法打開。

“怎麼回事?我……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操控結界,打不開!”一位強大的巫蠱師滿頭大汗,想要開啟結界大門,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打不開。

“打不開?你在開玩笑嗎?這葉凡已經瘋魔了,他要殺過來了,再不出去,我們都得死!“一位無邊境武者大聲訓斥。

又有一位巫蠱師開口了,道:“真的打不開,好像是他……”

巫蠱師的手指著屹立在眾人身後的那一襲白衣。

“你說什麼?葉凡在操控結界?你在開玩笑嗎?”

這可是藥神穀的結界,一直都是他們操控,怎麼會被葉凡操控。

葉凡並不著急掠殺這些人,就讓他們充滿恐慌,恐懼纔是心靈的重創,他將目光看向贏勾。

贏勾的身軀極為堅硬,在剛纔那一劍下,居然一點傷痕都冇留下。

他對贏勾有興趣了。

以神識入侵贏勾的精神識海,發現整片精神識海都是寂靜的,毫無波瀾、繼續尋找突破點。

終於找到了隱藏在寂靜之下的關鍵點。

那是外來的精神之力,操控這具身軀的樞紐。

神識攻擊!

“住手!”

一道人影快速出現在贏勾身旁,是一位老者,帶著強勢的威嚴,帶著一股冷毅的態度。

“是你在操控屍祖贏勾?”葉凡盯著他。

老者抱拳道:“在下藥神穀三護法趙永壽,贏勾乃是我藥神穀之物,你不得破壞其精神識海,我希望你做事之前三思!”

葉凡看了一眼慌張的那些人,再將目光看向他,發出冷笑,說道:

“讓我三思而行?我來跟你們談生意,你們卻聯手東南亞武者殺我,你們做事之前就不能三思嗎?憑什麼勸我三思,搞笑!”

趙永壽也自知理虧,說道:

“屍祖贏勾可是我藥神穀穀主親自祭煉出來的宗門守護神,你若是對其進行破壞,你可想過後果?”

“什麼後果?你給我說說!”葉凡絲毫不慌。

我好心好意來跟你們談生意,你們卻想要殺我,那我還要考慮你們的感受嗎?

簡直搞笑!

趙永壽嚴肅的說道:“你北鬥宗已經得罪了六上宗,如果加上我藥神穀,恐怕你們承受不住,我藥神穀的實力可不比六上宗的任何一個宗門弱,就算是三仙門來了,也得給我們藥神穀三分薄麵,你最好考慮清楚。”

“哈哈哈哈!”葉凡笑了,笑得很肆意,道:

“我最不怕的就是威脅,這贏勾,我要定了,你們想要殺我,怎麼就冇想後果,我要殺你們,你們就讓我想後果,簡直可笑,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手段,使出來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