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若甫的身影一閃,繞過這人身旁,身影撞進結界,直接穿透,這操作把旁邊的人都驚呆了。

能直接穿越結界的人,絕世強大無比,強大到他們難以想象。

“他……他就這樣進去了?”

“他是誰?”

“不知道,冇見過……”

杜若甫踏入結界,並不著急阻止戰鬥,而是觀察著結界的變化,眉頭微皺,看著那邊調動結界之力、艱難應對贏勾的葉凡。

“吼!”

葉凡發出一聲怒吼。

一股強橫的力道朝著八方橫掃,世間大道都在不斷顫動,似乎在共鳴,發出聲聲轟鳴,空間掀起了波瀾。

“嗯?突破了!”

杜若甫看了一眼,微微一愣,道:“合道境!”

葉凡感覺到了萬道合一,天下大道皆在掌握中,當即施展手段。

周圍的一切漆黑如墨,他的身影直接消失。

截道!

瞬殺!

黑暗中,一道劍光瞬息萬裡,淩厲無比,殺向高大的贏勾。

“逆亂八則?有點意思!”

贏勾回來一拳,帶著濃烈的古意,彷彿從遠古穿越而來,大道都為之沸騰,在黑暗中殺過去。

反應極快。

嘭!

“啊……”

葉凡的身軀再次橫飛出來。

他心中大驚。

冇想到連這都奈何不了贏勾,這藥神穀穀主到底多強啊!

“林浩,夠了!”

杜若甫的身影站立在贏勾麵前,打量著贏勾的高大身軀,頗有幾分讚賞,說道:

“冇想到你把它改造到如此地步了,你進步了很大呀!”

贏勾冇有表情,道:“師兄繆讚,我就喜歡研究這些破玩意兒,你來,怎麼不提前給個信,我好去接你呢。”

杜若甫來到葉凡身邊,看著臟兮兮的他,攙扶起來,道:

“小子,我之前還疑惑,你要那麼多乾坤境神魂做什麼,你這腦迴路還真是奇特,不過往往這樣才能出其不意,出奇效,能站穩嗎?”

葉凡也冇想到杜若甫前輩會來,很是詫異,堅強的站起來,道:

“前輩,您……您怎麼來了?”

杜若甫很隨意的說道:“來這裡看看舊人,你似乎對這個結界有獨特的理解;林浩,你在哪兒?”

空中光華一現。

走出一個十二歲左右模樣的小男孩,帶著滿臉的笑容,有些激動,道:

“我在這兒呢!”

杜若甫輕輕彎腰,和他擁抱一下。

葉凡很詫異,這小孩就是藥神穀的穀主?

跟想象中有很大出入,至少不會想到是個小孩模樣的人。

“師兄,稍等我一會兒。”

他輕輕一揮手,結界出口被打開,那些想要出去的人,快速逃出去,他將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你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出乎我的意料,也算是合格了,更讓我冇想到的是,你居然能參悟這個結界,那就送你吧。”

目光看向杜若甫,道:“我們去喝酒?”

杜若甫看向葉凡,說道:“不急,我對他很有興趣,畢竟是袁天罡的得意弟子,看看也無妨。”

退出結界。

從遠方觀看,不打擾到葉凡。

林浩自然也隨著退出,站在他的身邊,像是爸爸和兒子一樣。

“師兄,多少年了,你終於捨得來見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杜若甫歎了口氣,說道:

“萬年計劃隻等今朝,新世界的天門即將開啟,西方列強在蠢蠢欲動,我們在抗爭,恐怕避免不了一場大戰的發生,所以過來見見舊人。”

藥神穀很多人都充滿驚奇,不曾冇見過穀主,更冇想到穀主還有個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