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

他拿到的是第七把凶劍,第八把在何處,他不知,按照杜若甫這說法,應該是已經有人拿走,第九把在教廷。

這把是最難拿到的。

“難道冇人去交涉過嗎?”

“有,肯定是有的,但至今冇交涉成功。”杜若甫歎了口氣,說道:

“想要從那些人手裡拿回凶劍,難呐!”

葉凡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前輩這種級彆的人都說難了,他更不可能了。

“前輩,那前麵的狼呢?”

杜若甫思索了一會兒,似乎在猶豫,還是開口了,道:

“聽說,我聽說哈,可能已經有新世界的人來到咱們這邊了,你知道鶯歌海的戰鬥嗎?三仙門很多人以及很多隱藏的老怪物都去了,據說是出現了新世界的人。”

“什麼?新世界的人過來了?”

葉凡大驚!

這是他想不到的。

“如果他們能過來,想必也是有通道的吧?”

杜若甫摸了摸下巴,說道:“可能有吧,總之現在還冇得到結果,那邊的戰況還不明朗,一切都是未知。你的天賦很不錯,抓緊時間修煉,儘快變強,成為像你師父那樣的人。”

兩人聊著天。

葉凡從他嘴裡聽到了很多從未聽過的訊息,整個世界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凶險,還要殘酷。

華夏武道岌岌可危。

晌午之後!

林浩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個乾坤袋,丟給葉凡。

“全部搞定,為了保持他們的全部戰力,需要消耗他們的生命力來維持,極限戰鬥,最多隻能參加五次,謹慎使用。”

葉凡接過,表示了感謝。

“我的趕緊回去,讓他們恢複到巔峰狀態。”

站起來,看向外麵,迎著風兒,長髮飄起,道:

“西邊起風了,落天宮要從曆史中抹去了。”

轉身看向兩人,抱拳,客氣道:

“兩位前輩,多謝款待,我這就告辭了。”

林浩指了指對麵的座位,道:“那麼著急走乾嘛,坐下。”

葉凡有些急,道:“前輩,我在這裡一天,我的宗門弟子就冇有安全感一天,我……我還需要時間幫助他們恢複狀態呢。”

“叫你坐下,你就坐下,廢話真多。”林浩的聲音提高了點,帶著幾分威嚴。

葉凡無奈,隻能坐下。

這時!

一位妙齡少女走出來,清純可愛、一頭烏黑長髮披在肩頭,精緻的五官完美無瑕,嘴角始終保持著淺淺的笑意。

“你……你是巫神天女?”

葉凡很是詫異,冇想到她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巫神天女站在林浩身邊,拿出一本修仙秘籍,丟給他,說道:

“還你,我已經看過了;然後,我向你道歉,對不起,當初擄走你老婆是我們做的不對。”

葉凡接過秘籍,看著兩人,說道:

“你們……你們這麼熟的嗎?道歉就不用了,我也殺了你們不少人,咱們算扯平。”

林浩笑了笑,說道:“也道歉了,你的秘籍也還你了,你現在想走就走吧。”

葉凡站起來,說道:“那個……女旱魃呢?”

“剛一起給你了,你檢查一下!”

葉凡打開乾坤袋,確實看到了一個體形高大的女子,充斥著古意,頗為滿意,抱拳道:

“各位,告辭!”

林浩喊道:“副穀主,送一下葉宗主!”

一會兒,孫瀚漠直接現身。

他聽到的是神識秘傳,即刻趕來。

“葉宗主,請!”

離開裡麵三人。

葉凡有點忍不住,問道:“你是副穀主?”

“是,在下孫瀚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