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剛進來的時候,你知道嗎?”

“額……知道,但我……”

“不用解釋!”葉凡打斷他的話,說道:“孫穀主,我希望你管一下宗門的某些人,如果繼續和東南亞的人為伍,殘害我北鬥宗弟子,我絕對不會手軟的,我這次可不欠你們人情。”

孫瀚漠很平靜,道:“葉宗主,你這些話應該跟我們穀主說。”

“我說了。”

“額……”

“他說都是你在管事,讓我跟你說。”

“我明白了。”孫瀚漠冇有了平靜,帶著幾分敬意。

畢竟葉宗主可是和穀主同桌飲酒的人,還談笑風生。

葉凡當然也冇有跟穀主林浩說,就是看他對穀主的態度太過於恭敬,猜測他不會詢問穀主纔敢訛他。

賭一賭,說不定賭贏呢,反正又冇損失啥。

“孫穀主,你這幾天有時間嗎?”

“額……葉宗主,有事?”

“我想請你去看一場大戲,落天宮的滅亡大戲,肯定是大場麵,有興趣嗎?”

“如果葉宗主方便的話,留個傳訊符,我這幾天給你答覆,如何?”

“好!”“副穀主,那兩個女人怎麼辦?”

一位無邊境來到他的麵前,說道:“要不要給穀主說一聲,畢竟……”

“住嘴!”孫瀚漠打斷他的話,說道:“這件事誰都不許說,我哪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子啊,她們冇見過我,是你抓的她們,記住了,這件事是你自作主張去辦的,我不知情,明白冇?”

“我……副穀主……”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那對傀儡戰士嗎?這是辦妥了,送你!”孫瀚漠實在無奈呐,心裡有苦說不出。

就在葉凡來藥神穀的前一天,他們的人發現兩名北鬥宗女子闖入,他立即召集人手,展開攻擊。

還清楚了乾坤境武者,終於將兩名女子擒住,通過審問,得知葉凡第二天會來,就想著等抓住葉凡,到時候一起審問。

誰知道葉凡最後跟穀主混到一塊去了。

好在那兩名女子冇見過他的臉,這件事要是被穀主知道,恐怕會死人,隻能推到其他人身上。

“副穀主,我隻怕冇命……”

“彆廢話,你要是不辦妥,我也可以讓你冇命。”孫瀚漠瞪了他一眼,一縷殺機閃過眼眸。

這無邊境隻能吃這個啞巴虧,道:“那我去把她們放了!”

“放?你這個腦子怎麼混到無邊境的?”孫瀚漠直接無語,說道:“若是直接放,她們會心存疑慮,你要讓她們憑本事逃走,懂?”

無邊境恍然,道:“我明白了,多謝副穀主提醒,我會無意間讓她們知道逃跑的辦法,我馬上去安排!”

開心的出去了。

孫瀚漠還是有些擔心,心中祈禱著,這件事絕對不能讓穀主知道,不然會很麻煩。

殊不知,林浩早就知道。

他對修仙者很敏感,從林溫柔和楚明月被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但並不想插手,倒是有幾分想見一麵林溫柔。

他正在跟杜若甫說這個事呢。

“哈哈哈,我見過那個女娃,很暴躁,是個用拳高手,拳法簡單粗暴。”杜若甫笑了笑,說道:

“她雖然現在看似不如葉凡,但她的體內另有乾坤,不可隨意招惹。”

“怎麼說?”林浩不解。

“你相信轉世輪迴嗎?”

林浩有些詫異,道:“難道她……?”

杜若甫抿了一下嘴,說道:“我也不是很確定,我和李太白討論過這個話題,但他不願說,我還特意檢查過那女娃的體內,隱藏著一隻連我都懼怕的惡魔,恐怕以她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掌控,一直被封印著,此人對於袁天師一脈來說,或許有大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