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直接無語,也是深知這兩人的秉性,橫衝直撞,終於踢到鐵板了,好在人家手下留情了,看向孫瀚漠,道:“是你們穀主幫我師姐壓回去的?”

“是的。”

“多謝,孫副穀主,那件事考慮的如何了?”

孫瀚漠說道:“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三天後!”

“這麼快,那我能否在這兒住上三天?”

“可以,五叔,給他安排房間。”

目前而言,藥神穀穀主的實力深不可測,至少比現在的自己強很多。

安撫好楚明月和師姐,他來到孫瀚漠的房間。

帶他來到巨大的練武場。

將穀主幫他祭煉的乾坤境都放出來,還有屍祖女旱魃。

“這……這麼多?”孫瀚漠有些詫異的打量著眼前的乾坤境武者們,足足有二十三名,目光注意到女旱魃時,更加震驚了,走過去,道:

“這是……屍祖旱魃,你……”

王五也在這兒,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這麼多乾坤境,都已經被祭煉過,成為北鬥宗的戰鬥機器,算是白撿的,對於這個旱魃也比較好奇。

但他冇有說話,靜靜的看著。

葉凡釋放出神識,一下子連接上所有的乾坤境,說道:

“這並不是全部,我發展這個法子還不錯,以後專門去強者的戰場上撿漏,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孫副穀主,你這什麼眼神?旱魃是我借的,以後自然會還。”

孫瀚漠說道:“四大屍祖都是穀主親自祭煉的,將臣給了東南亞那邊,不過因為你們毀了東南亞的巫神山,將臣已經迴歸,贏勾是宗門可以日常使用的戰鬥兵器,女旱魃和後卿是他親自使用,從不給外人,冇想到居然捨得給你了。”

“葉宗主,落天宮並冇有乾坤境,你冇必要用這麼多乾坤境戰士出場,隱藏實力很有必要。”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我隻是拿出來給你們看一下,順便試驗一下,兩三個足以摧毀落天宮。”

幾人在這裡對這些乾坤境進行試驗,葉凡也是第一次操控,還有點生疏,孫瀚漠在旁邊正好可以指導一下。

不知過了多久。

有人前來彙報,說是道盟的人求見。

王五去接待,葉凡在這兒繼續和孫瀚漠研究。

道盟盟主親自過來,帶著長老和護法們一起來。

身上都帶著傷!

“你們這是怎麼了?”王五有些關切的詢問。

當初和天照宗一戰,道盟也是出了不少的力,雖然不強,但也有所貢獻。

“一言難儘,落天宮開始對我們動手了,我們是來求救的!”道盟盟主符元直接跪下,忍著身上的劇痛,道:

“如果北鬥宗不救我們,我們道盟就要冇了。”

王五急忙將他攙扶起來,道:

“符盟主,你先起來,好好說。”

自從天照宗一戰之後,道盟一直受到落天宮的施壓,不過之前冇有萬朝城和嘉景宗受到的壓力大。

可今天不知怎麼回事,突然施加巨大壓力,想要收編道盟成為他們在九下宗的爪牙,如果不從,便要道盟在武道界消失。

並且殺了一些人示威。

道盟的高層肯定是不同意的,所以他們身上的傷就是反抗的後果。

最終無奈,他們說需要考慮幾天。

待落天宮的人離開,他們就馬不停蹄的前來求助。

王五走過去,給他倒茶,說道:

“符盟主,你現在需要什麼幫助?想要我們為你做什麼?”

符盟主有些愣住了。

你們可是大人物,我哪敢提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