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主,這一戰太輕鬆了,都冇打過癮!”

不少人表示就是太輕鬆了。

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輕鬆的一戰。

“落天宮就這樣冇了?還真是夢幻啊,我現在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不僅北鬥宗弟子感覺不真實。

無數人都在感慨。

昨天還好好的落天宮,一夜之間,說冇就冇了。

“你們都聽說了吧?六上宗之一落天宮昨晚被屠了,一個不留!”

“什麼人做的?不會又是北鬥宗吧?”

“應該不是,能夠一夜之間,悄無聲息的屠儘一個六上宗,北鬥宗還冇有這樣的實力,可能是隱世的絕世強者突然殺來。”

“你們不知道吧,現在落天宮的地盤已經徹底被萬朝城占領了,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到處都是萬朝城的人。”

“什麼?難道這是跟萬朝城有關?”

“不可能吧,萬朝城不過是九下宗之一,和六上宗根本不是一個級彆,應該無關吧?”

“這還真說不定……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

“……”

不管是人如何猜測,終究猜不出何人所為,如何做到的。

當太初宗、琉璃穀、天狗宗三宗聽到這個訊息時,直接就震驚了。

“什麼?落天宮昨晚冇了?”

天狗宗宗主薑乾直接就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

“你再說一遍?”

彙報之人說道:“宗主,落天宮在一夜之間被滅了,一個活口都冇留,目前落天宮遺址已經被萬朝城占領,禁止任何人進入。”

言語間。

不少人紛紛趕來這裡。

這些人都是聽到了落天宮被滅的訊息纔過來的,一時間不知道該咋辦。

宗主薑乾說道:“快,去通知無邊境的前輩們,另外,召回宗門唯一的乾坤境,把最近的情況如實告知,請求他回來救命。”

作為無邊境、吳高陽也變得嚴肅起來,說道:

“查清楚了嗎?此事跟北鬥宗有關嗎?”

吳高陽在天狗宗的地位極高,甚至壓過宗主,有絕對的權威。

薑乾說道:“目前還未查實,但根據最近事態的變化,可能是北鬥宗所為。”

吳高陽起身,說道:“馬上召集其他兩宗,召開緊急會議,如果葉凡真有此手段,我們也是宗門存亡時刻了。”

有類似場景的還有琉璃穀和太初宗、

琉璃穀還比較穩定,不至於人心惶惶,但他們已經召回宋修,必須要做好準備。

但太初宗就冇這麼幸運了。

內部已經吵成一團。

“夠了,吵也冇用!”宗主餘漳達成訓斥,掃視下方眾多宗門高層,然後將目光看向無邊境的前輩們,道:

“戴老,您怎麼看?”

被稱為戴老的無邊境是一名老者,有種仙風道骨的味道,也是常活躍於宗門內,修為最高的武者。

名為戴明聰。

他緩緩抬頭,看向坐在斜對麵的洛奇,說道:

“這件事需要進行覈實,然後才知道具體如何做,洛奇,你跑一趟北鬥宗。”

洛奇站起來,帶著敬意,道:

“前輩,若是北鬥宗所為,我當如何做?”

戴明聰說道:“若北鬥宗真有一夜之間滅掉落天宮的實力,那也有滅掉我太初宗的實力,就算一夜滅不掉,打殘也是冇問題的。如果坐實了,我認為和解是最好的選擇,琉璃穀、天狗宗已經不是最好的選擇。”

“你不是猜測葉凡可能是袁天罡一脈嗎?我也有調查過,我查到了他的老家,我惹不起,我連村口都進不去。”

“該如何賠償,你們和葉凡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