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索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你二叔不像是魯莽的人,平時做事也都很謹慎認真的。”

看向身邊的三位醫生,問道:

“你們怎麼看?”

一位男醫生穿著白大褂,說道:

“李總監,你這話問的,是在懷疑我們的醫術嗎?雖然之前我們治不好,但這次我們確實有了新的突破,至於其他人,完全不需要放在眼裡。”

絕對的自信。

他不是第一次來李家,最瞭解李奶奶的病況。

倒是慕蓉蓉看向葉凡一眼,緩緩說道:

“此子沉穩,即使麵對這麼多有一定名氣的醫生依舊保持這般淡然,從心性來說,已經遠超同齡人,中醫修行,心性是極為關鍵的一項,若他真有中醫天賦,就算現在年輕些,日後也會成為一代名醫。”

就在眾人閒聊時!

二樓走下來三位醫生,麵色陲喪,不停的搖頭。

馬上就有一個大肚便便的男人迎上去,詢問情況。

三位醫生連連搖頭,表示無能為力。

一名女子跟在三位醫生後麵,目光掃視下方,說道:

“這三位醫生表示無能為力,下一個,楊總,到你的醫生了。”

金陵市經濟霸主楊金福急忙上前,身旁跟著董建國以及幾個醫護人員,走上二樓。

“董老,拜托了!”

董建國點了點頭,帶著自己的助手上去了。

楊金福退回到一樓,站在樓梯口等候,麵色焦急,時不時看向二樓。

“那位是誰?”葉凡問道。

李明珠喝一口咖啡,說道:

“那是我三叔的女兒李明清,負責傳話的,以前我也乾過這活,這次我冇在海州,所以她纔有機會的。”

葉凡問道:“這個看病順序是怎麼排的?”

李明珠從桌子抽屜拿出一本病例,說道:

“這是我奶奶的病例,之前所有的治療過程都在這兒,你可以先看看。”

“看病按照簽到順序,咱們來的比較晚,不知道今天還能不能輪到咱們,唉。要是被彆人捷足先登就壞了。”

葉凡翻開病例,這裡麵描述的病症和李伯仲給自己講的一致,目光掃視這個大廳的格局,說道:

“你奶奶可能不是生病,我似乎捕抓到一些非正常的東西。”

“不是生病?怎麼可能?”李明珠有些詫異,看著他,很認真的說道:

“我奶奶病了有五年,一直都是靠這種藥物維持的,而且每個開看病的醫生都說是生病,就連鐘老也說是生病。”

鐘老是李伯仲跟他聊病情時提到的一個關鍵人物,李家奶奶的情況一直都是依靠這位鐘老提供的藥物維持到今天。

隻是半年前,這位鐘老去世了,提高的藥物也即將用完,李家的人也徹底慌了。

尋到鐘老後輩,他們對於李家奶奶的病況也是束手無策,隻是送來一樣東西,那樣東西據說可以救命,至於是什麼東西,隻有家主知道。

葉凡沉思了一會兒,再冇有看到病人之前,他也隻是猜測,說道:

“咱們先不爭辯這個,我看到病人再確定情況。”

冇多久。

董建國帶著他的助手出來了。

楊金福急忙迎上去詢問,隻見董建國連連搖頭。

兩人低下頭,無可奈何。

李明清馬上喊下一位醫生上去。

來到這裡的,要麼是李家親自請來的醫生,要麼是向楊金福、薑總這樣的地方大佬帶來的醫生。

都是各有所圖,李家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龐然大物,值得巴結的對象。

葉凡起身,朝著董建國的放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