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遞上手機。

葉凡拿過來,打開相冊。

看到了很多武建華和徐婉兒的生活照、還有修煉的照片,兩人倒是乾乾淨淨,一點都不像受過苦的樣子。

臉上還有笑容呢。

看向幾人,問道:“為落天宮被滅一事來的?”

洛奇點頭,道:“是你們做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葉凡反問。

洛奇急忙說道:“隻要這件事跟你們有關係,不管是不是你們主導,我們太初宗都願意放棄琉璃穀和天狗宗,和你們結盟,至於徐婉兒和武建華,自然是完整的送回來。”

葉凡冷笑了幾聲,說道:“洛長老,我們是有幾分交情,但不代表我可以原諒太初宗的所作所為,你們擄走我們的人,還回來就完事了?我能一夜之間滅落天宮,我也能一夜之間滅太初宗。”

洛奇急忙說道:“葉宗主,當然不僅僅是這樣,我們也願意做出合理的賠償,隻要合情合理,我們都能接受,你給我個肯定的答覆,我會去好說話。”

葉凡隨手一揮。

兩位乾坤境武者出現在眼前。

洛奇看了一眼,道:“東瀛國乾坤境藤後麻美……還有他……這……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他一下子恍然。

宮綺夢三人直接就驚呆了。

乾坤境是他們望塵莫及的境界,此刻卻被葉凡拿捏。

當初還一起並肩作戰,如今葉凡已經遙遙領先他們。

人與人的差距。

羨煞旁人呐。

葉凡很快收回兩位乾坤境,說道:

“你們可以回去覆命了,告訴能做決定的人,兩天之內,不把人送回來,下一個被滅的就是太初宗。”

“好!”

洛奇不敢停留,回去估計還得吵架,需要時間做決定。

“孫桓留下!”葉凡看著還是孩童模樣的孫桓,有幾分愧疚,道:“我可以幫你恢複修為。”

孫桓雙手抱拳,道:“多謝葉宗主!”

宮綺夢也留下了。

葉凡帶著孫桓進入後山,幫他恢複原來的樣貌和修為。

宮綺夢和王五繼續喝茶。

“王五道友,你們宗主去哪裡得來這種乾坤境,還能操控。”

王五看了她一眼,說道:“宮道友,你若想知道,可以問我們宗主。”

“好吧!”她有些無奈,說道:“你們是如何滅落天宮的?”

王五說道:“咱們能聊點彆的嗎?武建華和徐婉兒在太初宗過的怎麼樣?當初,你們是如何將人擄走的?是誰讓你們來的?你們打算如何賠償?”

一連串的問題,直接把宮綺夢給整暈了。太陽東昇,東邊亮起。

落天宮的突然毀滅依舊引起軒然大波,整個武道世界都還在震驚中。

傳遍了大街小巷,都在猜測何人所為。

距離葉凡給三宗的期限已經到了最後一天。

琉璃穀和天狗宗的人已經聚集在一起,等待太初宗那邊的人帶來,共同表態。

“易長老,太初宗那邊傳來訊息,說要和咱們解除盟約,並且將會歸還北鬥宗的弟子。“

一位弟子前來彙報。

把在場的人都驚到了。

易荷的眼眸中帶著一絲厲色,道:“你說什麼?太初宗叛變了?難道他真的以為北鬥宗能扛得住三仙門的打壓嗎?”

目光看向一位琉璃穀的無邊境,說道:

“崔前輩,太初宗不知死活,放棄了我們;不知宋修那邊可有訊息?”

無邊境崔正誌很淡定,說道:“易長老,莫慌,宋修乃是我琉璃穀的寶貝,目前正和蓬萊仙境的人出任務,過幾天將會回來,就算落天宮真的是北鬥宗滅的,那又如何,我們有蓬萊仙境撐腰,誰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