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看來恐怕也是無法結盟,隻能決裂,而我們的目標就是凶劍,我們還有北鬥宗弟子在手,這些都是葉凡的心腹,不怕他殺來。”

易荷說道:“崔前輩說的是,我們手裡有北鬥宗的把柄,可以威脅他們,還有宋修道友和蓬萊仙境,完全不用怕。”

崔正誌看了看前來彙報之人,問道:

“太初宗和北鬥宗結盟了嗎?”

“這個……不清楚,不過前天,有人看到洛奇帶著幾名弟子前往北鬥宗,具體唐了什麼,不清楚。”

“行,你下去吧,三仙門一出,就算太初宗和北鬥宗結盟又如何。”崔正誌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阿良,我讓你聯絡紫雲門,可有進展啊?”

一位中年男子站起來,道:“前輩,紫雲門的千金黃靜雯一直跟隨在葉凡身邊,咱們恐怕已經來不及了,我去的時候,紫雲門門主黃開濟就跟我打太極,不拒絕也不接受,就是不表態,我明確說出來,他就東扯西扯。”

崔正誌沉默了一會兒,道:“紫雲門已經被北鬥宗拿下了,現在北鬥宗拉攏了兩個六上宗,毀滅兩個六上宗,我們也是兩個六上宗,但我們還有蓬萊仙境,我們不虛他。“

對比戰力。

他們還處在極大的優勢,背靠三仙門,大樹下好乘涼。

而且還有北鬥宗的人質呢,又多了一些籌碼。

而這天!

太初宗宗主親自前來北鬥宗洽談賠償事宜,誠意滿滿。

武建華和徐婉兒自然是被平安送回。

進展得很順利。

雙方達成聯盟,葉凡順便也透露了紫雲門早已和北鬥宗結盟。

至於凶劍之事,葉凡自然是不會提的。

“太陽要落下了。”餘漳看著西邊的夕陽,黃昏來臨,黑暗逐漸籠罩,道:

“他們是不會來了。”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餘宗主,你可知琉璃穀和天狗宗把我北鬥宗的人關押在何處?”

餘漳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三宗對於此事很有默契的互不提及,互不透露;葉宗主,你不必擔心,既然咱們已經結盟,若是你想要攻打這兩宗,我太初宗自然是義不容辭的參與。”

葉凡看著夜幕降臨,也冇等到琉璃穀和天狗宗的人,說道:

“琉璃穀不好辦,那就先辦天狗宗。”

“蕭雅,安排一下晚飯,我和餘宗主吃個飯。五叔,通知一下望海樓樓主,咱們一起商議一下。”

“好!”

冇多久!

池小天來了。

關於落天宮的滅亡,他事先知情,並冇有驚訝。

餘嘉芸也參與了今天的飯局。

還喊來了紫雲門的代表,參與這次的談論。

第二天。

眾人紛紛離去。

計劃已經製定,一切由北鬥宗親自指揮,所有人聽從命令執行。

第一個執行的是望海樓,竊取情報,打探清楚被囚禁的北鬥宗弟子身在何處。

另一邊,紫雲門弟子進行騷擾,故意找茬,吸引天狗宗的注意力,而且鬨出大動靜,從小兵仔,鬨到長老級彆的人出手。

背後指揮的人是王五和池小天。

兩人聯手,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

兩天時間。

終於找到了蕭景天和葉辰下落。

眼看著一切都進展的得很順利,卻發現了意外。

不知為何!

天狗宗宗主被人襲殺了。

一下子鬨大了。

整個天狗宗變得警惕起來,不斷調回在外曆練的弟子以及強者,更是花重金請來了不少強者,其中還有乾坤境。

想要偷偷救人,難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