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李秋水在蓬萊仙境的活人墳墓裡,過得很不好,隨時可能會死,她現在跟孩子是分開的。”

葉凡的怒火徹底爆發了,眼眸中飽含殺意,周圍的空氣彷彿變冷了幾十度,寒風刺骨。

“五叔,明天滅天狗宗,後天滅琉璃穀。”

聲音如洪鐘,帶著濃烈的殺意,磅礴大勢油然而生,奔騰起來。

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毀滅性的壓迫感,有些難以承受。

楚明心站起來,雙手托住他的臉頰,同樣爆發出一股莫大的氣勢,發出低沉的聲音:

“葉凡,你冷靜點!”

他猛然一顫,回過神來。

看到眾人滿臉震驚、臉色略顯蒼白,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急忙收斂氣息。

但內心的怒火依舊在燃燒,儘量壓製,說道:

“天狗宗可以不滅,但琉璃穀必須要殺進去,我要修煉資源,我要順勢爬上蓬萊仙境,探探它的深淺。”

目光掃視兩個六上宗,道:

“你們可以不參與戰鬥我不會怪罪你們,畢竟麵對的是三仙門。”

洛奇站起來,說道:“都說青衣劍神鎮守仙門,唯有戰勝青衣劍神才能成為比肩三仙門的第四仙門,曾經我也有這樣的想法,我也想挑戰青衣劍神,後來自知自己資質不行,想要尋找天資極佳的後輩,我看中了葉宗主,我相信葉宗主有這樣的能力。”

“我太初宗願意和北鬥宗征戰蓬萊仙境,殺上三仙門,成為仙門不一定要戰勝青衣劍神,如果將其中一個拉下神壇,取而代之,又何嘗不是呢。”

說完,他看向紫雲門那邊。

這邊的人低著頭,不敢表態。

大鬍子有些憋屈,道:“各位,莫怪我,那可是三仙門,而且我也做不了主,這件事……我得回去向門主稟報。”

“不礙事!”葉凡壓製內心的怒火,也理解,說道:

“我們這些人照樣可以,小天、五叔,你們認為咱們該如何切入?”“宗主,到飯點了,咱們吃個飯再來討論吧?”

王五突然說了一句大家猝不及防的話。

葉凡也愣了一下,不過覺得這話應該不是無緣無故說出來的,道:“行吧!”

紫雲門的代表團站起來,說道:“葉宗主,各位,我就不吃了,我們得回去了。”

王五說道:“我送送各位!”

葉凡有點瞭解。

不過也真的去吃飯了。

葉凡坐在王五身邊,問道:“五叔,你是不想讓紫雲門的人蔘與後續的談論?”

王五點了點頭,道:“這隻是其一,還有你的問題,你不夠冷靜,你被怒火衝昏頭腦,我擔心你做的決定會受到影響,先緩一緩,咱們麵對的是三仙門之一,不可魯莽,一步錯,滿盤皆輸。”

葉凡這才意識到自己確實有些不理智了。

好在有五叔一直在身邊提醒,給他當個警鐘。

吃完飯後。

繼續開會。

這一次的會議冇有要更多的人,主要人員參與,其他人退出。

會議在進行的還是比較順利的。

一直到晚上十點。

會議結束,一個長遠的計劃誕生了。

不僅僅是為了針對琉璃穀和天狗宗的,而是應對蓬萊仙境。

關於蓬萊仙境的情況,連池小天知道的都比較有限,楚明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據她所說,牧牛人曾帶她進入過蓬萊仙境,她就是個隨從,冇有話語權,但見識到了蓬萊仙境的高手如雲、隨便一個人都是碾壓六上宗的存在。

麵對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必須要有充足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