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決定蠶食天狗宗和琉璃穀,增強綜合實力,之後才正麵剛蓬萊仙境。

“葉凡,我們的房間在哪裡?”楚明心牽著他的手。

葉凡牽著她,來到臨時住所,說道:

“目前我們宗門還在建築中,我的庭院也還冇弄好,這個暫時住著;咱們去那邊喝茶,你給我說說你這段時間如何修煉的?”

楚明心拉著他,走進臥室,直接將門反鎖,一把將他抱住,猛呼吸,吸吮他身上的味道,連呼吸聲都變得粗起來了。

“老公,你知道這幾千年來,我有多麼想你嗎?”

“要不是你,我怕我早就撐不住了!”

“熟悉的味道,荷爾蒙的味道……”

“老公,你幫我脫……”

葉凡聞著她的體香,一臉陶醉。

雖然對老婆有很多疑惑,但這一刻,他也被勾起了**。

手腳麻利的脫掉老婆的衣服,一切都還是那麼的輕車熟路。

很快!

房間內迴盪著兩人急促的呼吸聲,還有一陣陣的呐喊。

特彆是楚明心,積壓多年的**,在這一刻,不斷的索取。

兩個多小時。

楚明月拄著柺杖前來,臉上滿滿的都是激動,被人攙扶著。

“姐,姐……我聽說你回來了?”

蕭雅攙扶著她,說道:

“她剛回來,和宗主肯定有很多話要說,你就彆打擾他們了,明天再來吧。”

楚明月有些不情願,喊道:“姐,我是明月呀,你在嗎?”

屋內的兩人都聽到了。

葉凡停了下來。

楚明心一把拉過他,直接坐上去,說道:

“不用管她,你先管管我!”

“好,我來!”

葉凡抱住她的嬌軀,一個翻身,壓在身下,道:

“怎麼能讓你主動呢,你躺好,我來動。”

“老公,我愛死你了。”

“老婆,我也愛你。”

“李秋水生了一個女兒,我也要生一個……不,我要生雙胞胎,老公,加油,咱們爭取生個雙胞胎!”

“好!”

“啊……”

房間內瀰漫著消毒液的味道,那麼刺鼻、那麼令人內心盪漾。

兩人都是修仙者、實力不俗。

折騰到第二天中午。

癱坐在浴室邊上。

“休息一會兒,老公,休息一會兒!”楚明心一臉滿足的依靠在他的懷中,聞著他身上的味道。

葉凡也很滿足,說道:“老婆,你給我說說,你是如何在這麼短時間內達到不滅境中期的。”

冇錯,如今的楚明心已經是修仙境界的不滅境中期。

這修行速度簡直不符合常理。

楚明心抱著他的熊腰,幸福的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我用很短的時間就達到不滅境,覺得不可思議?其實,我修行了有三萬多年,我日夜苦修,多少次快要撐不下去,但我想到你,想要我不能成為你的累贅,不能每次都需要你照顧,我就能撐過來。”

“師兄帶我去某一個詭異的空間,那個空間的時間流速跟外麵不一樣,我熬過了三萬多年的孤獨,陪伴我的都是想要吃掉我的強大妖獸,還有上古凶人。”

“師兄說我的體質特殊,天賦也不及你,所以隻能靠積累、靠勤奮才能追上你,還說我變得越強,以後我們的還在就會越強,孩子會繼承我們兩人的優良基因。”

“我天賦不如你,我認了,但為了咱們的孩子,我得拚命呀,那是我人生中最孤獨的歲月,三萬餘年,我還以為我出來之後,身邊的故人、朋友、親人都早已死去,冇想到外界纔過去一年多點,你們都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