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住北鬥宗弟子,唉,算了,我去守吧!”

外麵就讓你們折騰,隻要我守住北鬥宗弟子,北鬥宗就不敢真正滅宗,而且琉璃穀的支援也來了。

吳高陽不愧是老狐狸,一眼就看出敵人的目標。

他來到一處瀑布前,看著大量的河水傾瀉而下,下方濺起大量的水花,水聲嘩啦啦的作響。

他縱身一躍,跳下河裡,直接穿越河底,來到一處洞天。

這是一處結界。

“吳前輩!”

柏淩丘上前抱拳,客氣的喊了一聲。

吳高陽點了點頭,看向蕭景天和葉辰兩人,說道“

“兩位,我想跟你們聊聊你們的宗主葉凡,順便聊聊北鬥宗的那些傑出弟子,比如關青、比如淩白桃、雷坤這些人。”

蕭景天盯著他,道:“不如我們先聊聊,為什麼突然將我們轉移到結界中吧,是不是跟北鬥宗的談判談崩了?”

“這是我們的事,無需跟你解釋!”

“那我為什麼要跟你說北鬥宗的事呢。”

吳高陽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道:“聽說你在北鬥宗的戰力排第三,連雷坤都在你之後,天賦很不錯,你若死了,是不是很可惜?”

他在想辦法套話,尋找北鬥宗的弱點。

外麵的人在不斷戰鬥。

而北鬥宗內,有兩道身影踩著黎明的曙光,快速奔跑。

“老婆,你的那個位置是準確的不?”

“那是師兄給我的,應該準確吧。”

“師兄給的嗎?那應該冇什麼問題。”

兩人一路狂奔。

已經來到天狗宗外圍,看到了戰場。

觀察了一會兒。

戰場雖然比較多,但戰爭不算太激烈,主要還是互相挑釁,吸引注意力。

“冇什麼問題,咱們進去吧!”

兩人潛伏進去,化作一道光影。

避開人群,儘管戒備森嚴,但兩人依舊潛進內部,實在躲不掉的,悄無聲息的抹殺掉,同時帶走屍體,不能打草驚蛇。

這也是他們的計劃之一。

救援隊分三批,敵人可能會想不到會有三批人同時救援。

葉凡和楚明心屬於第三批。

“什麼人?”

兩人來到了後山入口,遇到破命境武者在鎮守,已經注意到兩人。

噗噗……

葉凡化作一陣風,掠過他們的身旁,抹了脖子,順勢抓住屍體,丟進內世界,不能暴露這麼快。

終於來到瀑布前。

“這兒?”

葉凡看著眼前的瀑布,覺得可能就在瀑布後麵,以神識窺視,卻發現瀑布後麵就是石壁,並未感覺到空間的波動。

不像是有結界的樣子。

“下麵!”楚明心指著下方的河水,道:

“下麵的空間不對勁,應該是在下麵。”

葉凡馬上以神識勘察,確實發現了空間不對勁。

不過結界不好進去。

雙手結印,腳一跺,一個陣法籠罩四周,將河水籠罩在內,不斷佈置隔絕陣法,還有封印加固。

好一會兒,回到老婆身邊:

“老婆,你掌控陣法,我來破開這結界。”

“好!”

楚明心掌控陣法。

此陣法冇有攻擊性、冇有防禦性、隻是用於隔絕外界的聯絡,破結界會弄出極大的動靜,不能被人發現了。

葉凡取出斷水劍,一時間,劍氣狂暴、肆虐八方,一把巨劍從腳下破土而出,河水已經被劍氣切割,不斷跳起。

“大地之劍!”

一劍斬下。

斬斷了河水、直接見到河底,爆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河水劍氣數千米高。

結界內的人都被劇烈震盪了,驚恐。

“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