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河很隨意,道:“修士之間的戰鬥,我們自然是不會乾預,但我會重點關注你的,回去之後,我會調查你的過往,若是發現有違反規則的地方,我會親自去蓬萊仙境逮捕你,你回去最好也自查一下。”

“你……哼!”包景龍被氣到了。

轉身離開,很快消失在天際。

一場危機解除了。

葉凡心有餘悸,這人在蓬萊仙境的地位應該不高,不然不會親自來蹲守,而此人的修為至少是乾坤境巔峰。

乾坤境武者的高度不是六上宗能夠比擬的。

葉凡收斂氣息,看了看兩位工人,說道:

“明月,你答應人傢什麼了?”

“三百萬,馬上到賬。”楚明月抓著柺杖,帶著兩位工人去找餘嘉芸。

這件事做得不厚道,但她要講信用。

葉凡看向傅河,抱拳,道:

“傅河道友,我替六千多位世俗工人謝謝你,若是他出手,我還真不能保全這六千多位工人。”

傅河說道:“怎麼?我不能喝口茶嗎?剛剛我也很怕,我畢竟隻是個破凡境。”

“請!”“你們北鬥宗最近做了不少轟動武道界的大事,先後滅了天照宗、和落天宮,現在有打散一個天狗宗。”傅河喝一口茶,饒有興趣的說道:

“整個六上宗門都被你們攪亂了,那些都是咱們華夏武道界的中堅力量,雖然不比三仙門強,但也是一股不俗的戰力。”

葉凡緩緩說道:“他們要殺我,我隻是反抗而已,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

楚明心明察秋毫,給傅河添茶,隨即問道:

“傅河道友話裡有話,不如明說。”

傅河笑了笑,說道:“葉凡,要說聰慧,我覺得你老婆比你聰慧多了,談話是一門藝術,你都聽不出來。”

葉凡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你們說話就喜歡彎彎繞繞,我懶得去拆解你們的話,有話不直說,那我就不聽,你想說什麼,趕緊說!”

傅河笑了笑,說道:“我就喜歡你這點,不裝、不做作、直來直去的,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吧。”

“你滅了這麼多的六上宗,殺了這麼多的無邊境,你要為此付出代價。”

葉凡不服,道:“是他們先想殺我,我隻是反殺而已,這也能怪我?”

傅河說道:“雖然有點不講道理,但有些事你需要承擔,本來他們還活著,他們可以去做,但被你殺了,你就要去做。”

“啥事啊?”

“對於仙蹟、對於暴亂海域、對於新世界的天門、你瞭解多少?”

談到這個問題。

三人都嚴肅了很多。

關於這些,楚明心也聽到了不少,都是從牧牛人那邊得知的,也算是幫她打開了一個展現的世界。

揭露了這個世界太多的奧妙。

葉凡嚴肅的說道:“暴亂海域有通往新世界的天門,需要九把凶劍作為鑰匙。”

傅河點了點頭,說道:

“通往新世界的天門可能不止一處,但目前情況比較清晰的是暴亂海域的這個,這算是第一個,所以全球武者都在觀望,誰都冇有經驗,全球武者也都在渴望,都在虎視眈眈,國外列強正在蠢蠢欲動,隨時可能會搶凶劍。”

“這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八千年前的那一戰重現,全球武者踏入華夏,欲要摧毀華夏武道界,欲要瓜分華夏武道界,上一次,他們為了遺址而來,這一次,怕是要為新世界而來。”

“暴亂海域屬於咱們華夏的內海,屬於華夏守護的天門,絕對不能讓國外武者搶去了,目前很多國外強者在和我們神龍組談判,不過我們一般都是直接回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