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楚總,擔任過大集團總裁就是不一樣,這思路可以,就算世俗和武道界有所不同,但道理相同,我有一個更好的想法。”

目光看向關青、淩白桃兩人,說道:

“咱們挖蓬萊仙境、劍神塚的牆角,可能會給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但武道界從來不缺強大的自由人,甚至有些人強大到一定程度,會脫離宗門,穿梭在各大凶地、秘境中,尋求屬於自己的資源,不會在管理宗門之事,我認為北鬥宗想要在短時間內提升綜合戰力,從現有的弟子上著手,速度太慢,直接找現成的更好。”

王五馬上開口,道:“池樓主、楚總所說的都很有啟發,都可行。從其他宗門挖人也行,但要處理好,不可發展成為敵人,就像蒼龍也是從神龍組過來的,咱們和神龍組也不是敵人;當然,池樓主說的那種自由人更好,冇有那麼多的利弊權衡,而且這種隱世的武者一般都有過人之處。”

目光看向葉凡,道:“宗主,你覺得呢?”

經過幾天的時間,葉凡恢複了冷靜,加之楚明心在身邊安撫。

“集思廣益就是好,我認為咱們同時進行,我們要的至少是無邊境及以上的,如果境界不夠,但天賦極佳的也可以考慮,咱們就去各大凶地、秘境尋找,不管用什麼手段,隻要能帶來強者就行,宗門的所有資源都可以隨意調動,但需要經過五叔的同意。”

關於快速提升宗門的綜合實力,這個問題算是有了大家都讚同的解決方案,接下來就是執行。

第二個問題:葉凡需要去走一趟。

葉凡總覺得不會這麼簡單。

神龍組肯定會趁他在歐洲時搞事情,但具體搞什麼,目前不知。

“我可以說一下自己的想法嗎?”洪俊雄站起來,他作為太初宗的代表過來。

“都可以說,說!”葉凡說道。

洪俊雄掃視眾人一眼,說道:

“第九把凶劍在黑暗地獄、也就是在歐洲教廷、他們以此威脅華夏,要求參與暴亂海域的天門開啟;葉宗主被委派去歐洲一趟,我認為肯定會發生矛盾,神龍組可不會真的讓你去旅遊,所以我想到一招叫太極之借力打力。”

大家都認真傾聽,他的分析也得到大家的讚同,就差他給出的方案看看了。

他繼續說道:“與其等著麻煩來找自己,不如主動招惹麻煩,我猜測這一趟歐洲之行會跟教廷有關,但葉宗主可以藉助教廷之外的力量一起對抗教廷,說不定可以闖進黑暗地獄呢,除了歐洲,還有美洲。非洲、亞洲、澳洲以及各個大洋裡隱藏著的強者呢。”

紫雲門黃靜雯開口說道:“我冇太聽懂,北鬥宗的敵人已經夠多了,你還讓葉宗主去招惹全球各個武者勢力?你這隻會讓北鬥宗加快滅亡,心中冇有墨水,彆瞎說。”

餘嘉芸和楚明心對視一眼,兩姐妹似乎心有靈犀。

餘嘉芸站起來,看向葉凡,說道:“洪道友說的方法可不可行得看葉宗主。”

“嘉芸,怎麼說?”

葉凡問了一句。

餘嘉芸緩緩說道:“西方列強蠢蠢欲動,就算現在不招惹,未來他們也會殺過來,如果真的有需要,隻要宗主能夠保證自己活下來的情況下,適當招惹也是可以的,等到西方列強殺過來,一併引過去,直接引進黑暗地獄。”

“隻要宗主有這個活下來的本事,我認為這一招借力打力非常好。”

其他人聽了,覺得始終存在危險。-